屡增投入却频频受阻 WhatsApp Pay在印度任重道远

在两年前,Facebook 就曾试图利用旗下的头部通讯应用 WhatsApp 打入印度,以推广数字支付服务。但测试版的用户人数被限制在了 100 万人,这让其无法成为一项成熟的业务。
与此同时,Alphabet 的 Google Pay、Walmart 旗下的 PhonePe 以及软银集团投资的Paytm都开始主导印度的移动支付市场。据 TechCrunch 报道,这三家企业在今年 5 月的用户交易量分别达到了7,500 万、6,000 万以及 3,000 万笔。
尽管有人指责 Facebook 为发布仇恨性言论以及传播谣言提供了土壤,但无现金转账或许能让 WhatsApp 为印度这种新兴经济体的发展贡献一份力量。随着新冠疫情导致封锁越发严格,印度城市中的数亿名农民工不仅缺少流动储蓄,还缺少对自身财产的保护。愈发普遍的智能手机可以给脆弱的民众带来银行网点无法提供的金融安全。

从另一方面来讲,限制 WhatsApp 也是对印度现有基础设施的浪费。印度在四年前建立了统一支付接口 UPI,它连接了 150 多家银行的金融系统,可以让持有其中任何一家银行账户的用户对网络中的其他人进行转账和收款,而交易双方只需要知道对方的移动号码与虚拟ID。从 Google 到 Walmart,各大头部应用都兼容了这一接口。如今,UPI 的交易额度已经占据了印度国内生产总值的 10% 以上。尝到甜头的 Google 还希望美联储考虑采用此接口。
作为印度的监管单位,印度国家支付公司(NPCI)的点头对 WhatsApp 也尤为重要,而 Facebook 所遇到的第一个障碍,就是中央银行要求支付数据只能储存在本地服务器上。这使 WhatsApp 的服务受到了限制。
除此之外,一家不知名的智库团体在今年 2 月也提起了诉讼,要求印度最高法院禁止WhatsApp的支付功能,理由是“该公司未能保护其用户的隐私数据”。在最新的声明中,WhatsApp 表示“多管闲事之人”的请愿不应当被维护,但这场法律纠纷可能会无休止地纠缠下去。
WhatsApp 在印度拥有超过 4 亿名用户,这既是它的优势,也是它的缺点。金融与数字领域之间的互补的确更有可能带来成功。因为不论如何,在广受欢迎的通讯应用上进行推广往往会更加顺利。然而 WhatsApp 在近期也被指控为穆斯林人群提供平台,以教唆他们恶意传播新冠病毒,这引发了印度国内对宗教少数群体的攻击。
无独有偶,作为疫情期间下载量最高的应用程序,Tiktok 上也出现了宣称 5G 技术会加速传播病毒的视频,这助长了针对电信工人与设备的暴力行为。而在印度,该平台还因允许散播向女性泼洒硫酸的内容而造成争议。
尽管监管机构理应敦促扎克伯格保证社交媒体环境的安全,不过在支付服务方面,它们则需要更加谨慎。中国市场对在线支付的接纳程度更高,但支付宝和微信已经牢牢把握住了这块市场,它也并不向美国公司开放。相比之下,印度的线上支付市场潜力更大,该国货币供应总量中有 14% 为流通货币,而在中国这一数字仅为 4%。巨大的机遇也是印度备受关注的原因。
近期,Facebook 以 57 亿美元(约 403 亿人民币)收购了 Jio 10% 的股份。Jio 拥有印度最大的 4G 网络,用户数量近 4 亿人。作为亚洲最富有的人,Jio 的掌门人 Mukesh Ambani 想要将社区零售店同上亿名消费者相连接,以合并实体与线上零售,而 WhatsApp 将成为实现这一目标的途径。届时品牌方将提供折扣,而金融机构则会根据 Jio 的评价机制提供信用额度。
据路透社报告,Amazon 也计划收购 Jio 的劲敌——Bharti Airtel 多达 20 亿美元(约 141 亿人民币)的股份。《金融时报》的报道显示,Google 也在探讨投资沃达丰印度无线业务的可能。不过印度沃达丰则表示,董事会并提出过此类提议。
由于印度将个人隐私认作是一项基本权利,因此它成为了提出针对科技公司诉讼的一大借口。不过,印度并没有颁布过数据保护法,而这才是政府所真正需要关注的话题,而不是规避行业竞争。中央银行需要在维护金融稳定和鼓励创新之间取得平衡。在大多数制造业和服务业停滞的情况下,帮助资金快速流通是让印度摆脱新冠疫情阴影的绝好机会。
本文编译自 WhatsApp gets a raw deal from India in payments。
文章来源于互联网:屡增投入却频频受阻 WhatsApp Pay在印度任重道远

发表评论

普人特福的博客cnzz&51la for wordpress,cnzz for wordpress,51la for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