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媒体频繁报道互金违规操作 谈谈互金出海需规避什么

本文由TiTo数据专栏作者曾航JackZeng发布,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授权
笔者从近期的三篇印媒报道,分析印度对中国互金拓荒者的认知。
第一篇:媒体 Livemint 在 6 月 8 日发布文章,标题为“网贷的陷阱”(链接)
文中表述了:
在 Google Play 有超过 200个“instant loan” 关联结果
网贷产品费用不透明,利率藏有陷阱,且有读取用户联系人的行为
中资网贷公司与 NBFC 合作,以绕过 RBI 监管
提醒借款人当心那些没有公司网站,缺乏公司信息的小型网贷公司实体
建议借款人选择信誉较好的平台,并仔细审阅利率/逾期罚款等规程
媒体对多名借款人进行了采访,并向多家网贷产品公司发了问询函。
借款人  Madhushree Chowdhury 表示自己延迟还款的请求最初被网贷公司拒绝;借款人 Anjali Lepcha(第一篇报道采访过的)的陈述与第一篇报道近似,其收到了虚假文件和信息的威胁,就此借款人事例,两家网贷公司对媒体做了正面回复,陈述公司行为符合 RBI 的规范,不会骚扰用户;借款人 Pravin Kalaiselvan 表示,在推特上有许多人申诉相似的遭遇,收到虚假文件,被骚扰并暴力催收,不允许延期还款等。
对于媒体的问询,三家网贷公司的高管分别针对利率和催收问题,向媒体做了正面回复。其中KreditBee 首席财务官 Vivek Veda 表示,催收弊病部分存在,公司及时跟进,已妥善处理。此外,网贷公司 Kissht 的 CEO Krishnan Vishwanathan 对媒体回复借款人延迟还款问题,表示已经做了相应整改。
某匿名人士对媒体表示,在中国政府严厉打击境内的 P2P 产业后,大量中国公司将重心转移到印度,Vivek Veda 先生也赞同了这一说法。
第二篇:媒体 The Federal 在 6 月 11 日发布文章,标题为“榨干借款人”(链接)
文中表述了:
网贷产品的贷款周期/利率及手续费,并和银行贷款产品做了对比
网贷产品目标用户的年龄和职业
有印度公司会为中资网贷产品提供 KYC 服务,RBI 已经开始关注此类公司并将做出规范指示
拥有 81 家贷款公司会员的印度数字贷款协会 DLAI,发布了新的行业倡议,要求规范贷款行为
媒体通过印度官方机构 ROC 的数据库,核查 10 家网贷公司背景,发现其中 8 家有明显的中资联系。除了明显的中方董事,媒体还列出了多家网贷公司拥有中国背景的资方等 Chinese Link,以作为指认中资网贷抢滩印度的佐证。
媒体指出,在马来西亚/新加坡/印尼/菲律宾政府纷纷出台数字贷款政策后,大批资本转向了印度市场。
媒体对多名借款人进行了采访,并向多家网贷产品公司发了问询函。借款人 Sunil Kumar 在采访中讲述的遭遇,反应出网贷提额的游戏规则,及砍头息/高利率/假文件及骚扰电话催收等问题;借款人 Partha Sarathi Das 曾从 5 个网贷产品借款,其中 Robocash 曾在 2019 年被菲律宾有关部门警告无牌照运营。Robocash 就此回复了媒体,其印度运营期间,并未读取用户联系手机信息且未有暴力催收行为。
笔者作为放款方,接受了采访。就记者提出的中国网贷时期,中国网贷公司如何保障中国用户信息安全,中国国内市场存在的“高炮”问题;中国公司如何与印度征信机构合作,在印度违规读取用户手机信息情况,以及印度市场上出现的骗贷情况等问题,做了回复:市场上确实存在违规现象。
Krazybee 的创始人 Vivek Veda 先生在接受采访时表示(第二篇报道中也接受了 Livemint 的采访),市场上会有良莠不齐,有部分公司专注于赚快钱,会对整个行业带来负面影响,但也有不少公司是在印度法律和 RBI 法规下正常运营的。
Veda 表示其团队产品不会读取用户手机信息,而更多依据传统的信用评分和历史还款记录。Veda承诺,团队选择教育引导而非威胁借款人,其产品已切实的提高了超过 100 万印度借款人的信用分数,这部分用户已经可以正常地从主流银行申请贷款。
Cashbean 正面回复了媒体,表示未有过不合规的催收行为。其他提到的网贷公司,都未有给出回复。
读罢,结合笔者经验,总结印媒对中国从业者的了解过程和认知阶段,如下:
媒体首先从多个借款人信源,获知网贷市场及借款人遭遇
媒体调查网贷产品,发现中资背景深厚
媒体查阅中国网贷环境及政府整治的中文报道(大家都会用翻译软件),了解中国产品运营套路
媒体采访印度官方部门,了解相关法规政策
媒体采访网贷公司从业者,和各种服务乙方,以多信源为佐证
结合疫情期间爆发的催收投诉,中国境内的众多负面网贷报道,马来/印尼/越南等国的政策,印媒普遍会认为这是一宗嗜血的暴利生意,对印度的国计民生有负面影响。
结合报道的细节来看,印媒对网贷行业的理解,已经贯通了上游的流量服务及下游的 KYC 和支付服务等,但还处在顾名思义状态。

第三篇:媒体 Business Insider 在 5 月 7 日发表,标题直指中国网贷产品遍布及不合规催收(链接)
文中提到,早在 4 月 16 日,印度电视频道 Zee Business 就曝光了多家网贷产品的暴力催收行为。(链接)
此后,成千上万的借款人,以#haftavasooli(勒索)为标签,在推特上聚集申诉,并上传了大量证据,有借款人甚至表示收到了枪杀威胁。
Zee Business 表示将把此类问题提交财政部和 RBI。
文中论述了:
网贷产品高利率,及读取用户隐私的风险
低收入人群是网贷产品主要目标用户
部分网贷产品的运营公司信息是缺失的
放款方通过伪造官方文件/语音电话威胁/联系借款人家人等方式催收
国家封锁对借款人经济的影响
文中预计有超过 100 款网贷应用在印度市场运营,其中大多数下载量超过 100 万,其中提到 7家安卓产品,4 家 iOS 产品,有证据显示其中的 7 款产品为中资背景,2 家为印度背景,另有数家未指明。被指名产品的贷款运营策略(还款周期等),和其在 Google Play 中写明的,有明显出入。
媒体表示了对 Google 上架金融产品的政策,及印度有关部门就此类产品监管的担忧
同时提到,RBI 颁布了 fair practices code 以规范金融机构的行为,NBFC 监管部门声明借款人可以登录其网站对不法行为进行投诉。
媒体对包括中资支付网关印度员工(下游服务商),中资网贷公司印度员工(网贷甲方),及多名借款人进行了采访,并向多家网贷产品公司发了问询函。
借款人 Anjali Lepcha,使用了 9 家网贷产品借款(笔者辨认半数以上为中资背景),但由于疫情影响,Anjali 无法按时还款,之后每日都会收到电话及信息的骚扰,甚至收到了自己手机内联系人的截屏。
媒体表示已掌握借款人被暴力催收的证据,包括虚假法律或警方文件、威胁羞辱的信息、虚假征信降级报告、虚假签字盖章的 RBI 文件等…
借款人 Pravin Kalaiselvan 表示,收到了虚假的文件威胁,并且联系人信息被盗取了。
在一家中资支付网关团队工作的 Dhiraj Sarkar,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市场上 60~70% 的网贷产品是中资背景的,其中部分产品通过挂靠 NBFC 规避 RBI 的相关贷款法规,同时中方通常也会选择收购 NBFC 及雇佣印度籍董事。
某中资网贷产品的前员工 Gaurav 接受采访表示,市场上有催收团队的规范化培训不足,并不了解RBI 的政策更新。
对于媒体的问询,Cashbean 给予了正面回应,表示已经解雇了违反催收条例的员工。另有 4 家网贷公司回复称,公司行为并无不当,文章内提到的其他网贷公司,都未有给出回复。
总之就是,中资背景抢滩市场,疫情期间矛盾放大,恶意催收名声在外。
有中国从业者质疑,为何印媒较少报道印度网贷公司,也不报道印度借款人违约不还钱。笔者认为,首先中国资本庞大,对印度金融市场的影响极大,意味着目标更大,用户更多,负面焦点更多;其次,印度公司有自己的协会可以约束,中资公司是外来者,很多处于灰色地点,更符合监管需求。
印度借款人相对于网贷平台,处于弱势地位,疫情又放大了这批人的遭遇,所谓没有“完美的受害人”,借款人更容易获得社会同情。
笔者对从业者的建议:
RBI和媒体的监管无法逃避
克制赚快钱的思维
大厂能对媒体的质询做出正面回应,规范自己的行为
从业者能对自己从事的行业有个清醒的认识,不要让自己做的恶,影响其它行业的中国企业在印度的声誉,就像瑞幸对中概股的冲击一样。
当你在凝视深渊的时候,深渊也正在凝视着你。
文章来源于互联网:印度媒体频繁报道互金违规操作 谈谈互金出海需规避什么

发表评论

普人特福的博客cnzz&51la for wordpress,cnzz for wordpress,51la for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