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导致Gojek和Grab的“超级应用”计划暂时搁置

近期,印尼市场中的两家头部约车应用 Gojek 和 Grab 都开始进行裁员。由于疫情蔓延,两家初创企业不得不放弃一些非核心业务,它们也开始重新评估自己的“超级应用”计划。
Grab 和 Gojek 都以约车服务为业务基础,它们围绕这一业务推出了许多衍生应用。这些应用提供了从客运、美食、货运、金融服务、酒店和票务预订等多种服务。
惠誉解决方案(Fitch Solutions)在周四发布的一份研究报告中写道:“COVID-19 疫情迫使 Grab 和 Gojek 对业务进行重组并专注于三项核心服务,它们分别是约车、配送以及金融服务。”
在 6 月 16 日,市值已达到 140 亿美元的 Grab 公司对外宣布,受疫情影响公司将裁撤 360 名员工(略低于雇员总数的 5%)。公司还在声明中提到将“限制非核心项目”,但并没有进行详细说明。在这一消息发布仅一周后,Grab 的竞争对手 Gojek 就宣布裁员 430 人,约占其雇员总数的 9%。Gojek 表示将专注于约车、食品配送、电子支付和物流业务。
惠誉解决方案预计这两家独角兽企业将逐步退出低利润业务,例如酒店和票务预订服务。它们会将更多精力投入到各自的金融服务解决方案上,因为它们都因较早入场而在电子钱包业务中占有优势地位。
报告中提到:“我们预计 Grab 和 Gojek 还会减少优惠折扣力度,以实现盈利。在全球经济疲软的情况下,两家公司的融资计划也可能放缓。”报告还补充到,尽管两家公司业务规模增长迅速,但它们在 2019 年都没有实现盈利。
Gojek 在本月早些时候对外宣布,公司已获得来自 Facebook 和 PayPal 的新一轮投资,但并未披露具体金额。与此同时,Grab 正在争取新加坡金融管理局(Monetary Authority of Singapore)将在今年下半年分配的两张数字银行牌照。
印度尼西亚信息通信技术研究所执行主任 Heru Sutadi 表示,裁员是公司的生存决策之一。因为 COVID-19 疫情已经严重影响了两家公司的核心约车业务,因此它们不得不重新评估自己的服务项目。
他在6月22日的电话采访中告诉《雅加达邮报》(The Jakarta Post):“在正常情况下,初创企业的目标是成为一家集所有服务于一身的公司,但同时它们也会评估哪些服务与消费者的相关性较低。”他还特别强调:“一旦经济趋于稳定,Gojek 和 Grab 还会重新开始招聘。”
目前已在东南亚地区 5 个国家中开展业务的 Gojek,将计划关闭其生活方式部门 GoLife(包括按摩和清洁服务)以及线下餐饮部门 GoFood Festival,这两个部门被认为在疫情期间出现了“需求方面的明显下降”。此外两家公司都指出,虽然客运服务在疫情期间呈下降趋势,但居家隔离则让食品和日用品配送量有所上升。
然而,印尼风险投资和创业协会(Amvesindo)主席 Jefri Sirait 认为,这两家公司依然会在将来获得充足的投资,同时这两家公司业务也足够灵活和庞大,可以继续对未来的战略性增长制订计划。
周四他对《雅加达邮报》表示:“这些企业正试图通过削减那些无法成长的业务,来实现可持续发展。”他继续表示,这两家公司可能会专注于电子支付解决方案,因为在这次疫情期间,电子支付与其它生活必需型业务(例如消费品、医疗保健和通信)一起保持着增长趋势。
与此同时,经济与金融发展研究所(INDEF)研究员 Hanif Muhammad 则警告,在疫情蔓延期间,其它初创企业可能很快也会进行裁员,以缩减业务规模。他表示:“在正常情况下,公司往往只有在存在内部问题时才会做出裁员决定,这也会对企业形象产生负面影响。不过如果以疫情为理由的话,那么企业就不必担心公众舆论。”
最后他补充说,投资人也会对疫情期间被投企业的业务增长和盈利产生怀疑,因此他们会要求被投企业优化自身的业务计划。此外,他还敦促那些不得不进行裁员的公司实现财务透明。
本文编译自 Pandemic pushes Gojek, Grab to hit pause on ‘super-app’ dream。
文章来源于互联网:疫情导致Gojek和Grab的“超级应用”计划暂时搁置

发表评论

普人特福的博客cnzz&51la for wordpress,cnzz for wordpress,51la for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