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对话 | 禁令后 印度市场还值得吗?

6 月 29 日晚间,印度信息技术部以国家安全为由,宣布封禁 59 款中国 App。消息一出,在名单中的出海企业是否能够恢复在印度业务、被封禁背后的深层原因、是否会波及其他出海企业、以及包括名单内公司在内的中国出海企业还能否在印度市场继续投入和发展,一时成为出海圈关心的热门话题。
为此,7 月 13 日,TiTo数据推出首档对话栏目,由TiTo数据创始人兼 CEO 魏方丹担任主持人,邀请竺帆 CEO 黎剑、浙江垦丁律师出海业务负责人王捷、诺诚游戏法团队负责人朱骏超、北京韬安律师事务所高级顾问孙磊,一同就出海印度相关话题进行了深度对话。
笔者将其中重点问题及嘉宾意见整理成文,供出海从业者参考,错过本次活动的开发者也可以点击文末链接回看对话内容。
印度封禁中国 59 款 App 背后的主因
魏方丹:很高兴能有这样的机会和四位专家一起就中国公司出海印度的相关话题进行交流。第 1 个话题,我想请教一下黎剑先生,您怎么看此次印度针对中国 App 的禁令?背后的主要原因和目的是什么?
黎剑:感谢魏总的邀请。我认为,这次印度政府针对中国 App 的禁令其实是长期冲突导致的。在过去五六年中,中国公司成为了印度市场多个赛道的主要玩家,但是并没有与利益相关方建立起一个和谐共赢的利益生态,导致印度政府、行业、媒体、民众对中国公司了解不深,换句话说,这个事迟早会发生,只是在最近爆发了。
其实印度政府的诉求是出台一个与时俱进的、能够跟上互联网发展的政策。而此前中国互联网公司实际上是政策监管缺失的受益者,没有融入到印度政策生态中,部分中国公司可能碰到政策问题会选择绕道,这就导致了沟通不畅。
被禁后出海企业现状及应对举措
魏方丹:第 2 个话题,我们来谈一谈出海印度互联网企业现状如何、中国开发者可以采取哪些应对措施?
孙磊:这次禁令的主管部门是技术通信部,执法依据是技术法 69 条 A 款,这其实是一条非常模糊宏观的规定。
我中午查看了韩国、越南媒体对这次事件的报道,非常有意思,越南媒体基本上都是进行新闻转载,韩国媒体则显得很兴奋,认为中国 App 的退出给韩国公司进军印度带来了机会。
至于目前出海企业如何做合规,如果按照技术法 69 条 A 款的要求,亟需解决的问题有 2 点,一是数据回传、二是内容合规。
王捷:面对这样的突发事件,出海公司层面可以考虑以下几个方面:
1、对正在进行的合作伙伴、上下游的供应商的合同履行情况、主要条款进行梳理和排查,看一下还可能存在哪些风险;
2、处理好用户、广告主等上下游关系,尽量做好用户安抚,例如在界面上进行告示;
3、做好产品隐私数据合规排查,要注意的是隐私数据合规工作不是发生了问题才去关注,而应成为常态化的工作,从进入某一市场开始就要对数据的收集、处理、存储等一系列情况进行摸排,有能力的话可以对数据的生命流程和生命周期做合规的排查、评估。
2018 年印度政府出台了个人信息保护法案,2019 年通过了修订版。以其中一点为例,敏感个人数据允许转移到印度境外,但大多数情况要获得数据主体的明确同意,还须有数据副本留在印度;关键个人数据只能在印度境内处理,不能传到境外,当然也有一些例外情况,但比较少。
因此公司要提前考虑清楚用户数据哪些属于普通的、哪些属于敏感的、哪些属于关键的,并进一步考虑不同用户数据的处理方式。
4、联合其他受影响公司做政府游说工作,从法律层面上尝试和解。
印度市场还值得继续投入吗?
魏方丹:用户安抚确实很重要,像 TikTok 在事件发生后很快就进行了用户安抚处理。现在出海开发者较为关心的问题可能是印度市场是否还值得中国企业继续关注和投资?如果是,哪些领域还可以继续关注?哪些市场中国开发者已经不再有机会?
朱骏超:我的看法比较乐观,从整体来看印度本身的人口红利还是巨大的,人口红利决定着一个市场的天花板。就赛道而言,视频、工具App已存在一些头部产品,机会较小,而游戏领域,尽管也出现了一些头部产品,但由于品类多,因此相较其他领域机会可能更多一些,值得关注。
黎剑:先说印度市场的“量”,印度下载量大,日活、月活高,疫情带来的客观现象是印度人线上时间增多了,从这一点来看,现在在印度推线上App量更好推了。
但如果从“质”也就是收入来看,短期内以广告营收为主的App短期内挑战会相当大,因为广告主会更少,广告预算也减少了,而对于真金游戏等直接创收的、以内购为主的 App,我个人认为目前仍然是个机会。
未来 1-2 年的印度市场
魏方丹:现在大家可能会更关心印度市场的前景,那么您个人对印度市场未来 1-2 年的前景是如何预判的?
黎剑:其实近几年印度经济一直在下行,印度未来想要快速发展,只能先将重点放在基建方面,只有基建健全了才能带动第二第三产业发展,因此对中国互联网公司来说还有非常长的时间需要等待。
如果只想做收入的话,不妨将注意力放在印度头部的 4000 万中产以及 1.2 亿城市中下层用户身上,他们的变现能力还是比较强的,但用户量的增长可能不是很快,这一点需要出海企业进行权衡。
“幸存者”的注意事项
魏方丹:现在我们讨论一下第 5 个话题,在这场风波中存活下来的中国开发者应该注意哪些问题?需要提前做好哪些准备?
孙磊:建议在这次风波中存活下来的开发者,更多关注表面合法问题,如服务器的搭建以及数据存储限制,目前各国对服务器的搭建要求并不明晰,其实是有一定操作空间的。
现在的情况是各国对于中国出海App都开始进行强监管,因此未来中国开发者一方面要关注印度本地,另一方面要多关注核心市场,因为印度虽然人口红利大,但人口付费率低,这是一个比较现实的问题。
就游戏品类而言,SLG 本身不涉及太多数据合规问题,MMORPG、全球同服的游戏涉及问题较多,要尤为注意。
朱骏超:数据隐私和合规问题是出海都会涉及到的问题,因此除了出海印度的开发者需要注意,出海其他地区的开发者也要注意。这次禁令风波带给开发者 2 方面的提醒,一是要加强数据合规监管,考虑好服务器在哪里,二是要加强与政府部门的沟通和联系。
王捷:其实进入印度市场的困难是多方面的,建议开发者从以下层面去思考、解决实际困难,再从平台合规、广告合规等方面配合,使出海之路走得更顺畅。
第 1 点是印度市场透明度较低,导致信息不对称,秩序和效率也有待加强,增加了互联网企业根据有效信息进行决策的困难;
第 2 点是印度贫富差距大,消费结构单一,整体消费力不足,因此产品变现难,而下沉市场能不能做起来也是一个有待考量的问题;
第 3 点是监管政策不透明,执法的本土特色明显,遇到问题时如果由印度本土人士出面效率可能会更高,因此可能需要有专人负责相关事务;
第 4 点是印度市场的产品偏向消费侧,例如电商最大的问题是要解决“最后一公里”的问题;
第 5 点是印度语言丰富,不同产品需要配备本土化语言才能更吸引用户。
如何应对“逆全球化”?
魏方丹:第 6 个话题,近两年海外部分市场出现了“逆全球化”倾向,请您为出海互联网企业提供一些建议。
黎剑:我从 2007-2013 年在华为印度公司负责公共事务,当时华为已经面临了电信安全问题,字节跳动现在碰到的事其实和华为当年有点像。
对于出海企业来说,当体量或者说用户数到达一定量时,就需要去了解目标国利益相关者及其诉求,如政府、议会、行业协会、员工、供应商、客户等,在目标国建立良性、共赢的生态链。
在印度的中国公司中,本地化做得最好的其实是小米,从人员、制造、研发、股权等层面全方位地实现了本地化,成功地从小米印度变成了印度小米。但本地化并不意味着刻意去中国化,像小米也没有刻意掩饰它是中国公司,因此开发者需要权衡去中国化和本地化之间的利弊。
孙磊:未来各国对社交 App 监管可能会更严,对于出海企业来说,或许可以从教育等其他方面进行拓展。我之前一个客户出海埃及,他们想要做电商,但埃及用户没有网购习惯,所以他们在游戏中插入了电商版块,让用户可以在游戏中直接购买物品,以此来培养埃及用户的电商消费习惯。回到印度,我认为互联网企业还是要更关心印度本土用户的需求,如教育、民生相关问题。
王捷:关于逆全球化的问题,首先得思考一下造成逆全球化的本质原因是什么,再从原因去看要采取什么对策。之前遇到过一个情况,某公司在产品宣传中对印度神话人物形象进行了修改,公司方面认为这是非常有意思的行为,但遭到了印度本土宗教激进人士的抵制,还向法院投诉要求下架产品。
这个事情带来的启示是如何在出海过程中更好地认识、了解并尊重当地文化,在使用当地文化的过程中不会伤害到用户,这就要求公司在内容审核方面做出更多投入,如增加内容审核人员,配套审核机制,加强内容投放管理,聘请当地编辑人员,用本地人的思维解决文化差异问题。
朱骏超:出海某一地区,一定要尊重当地风俗习惯和价值观,特别是在伊斯兰地区必须要尊重当地宗教风俗和宗教法,在美国则要注重用户隐私保护、尤其是儿童隐私保护。
出海印度去还是留,这确实是一个问题,但不管怎样,印度市场仍然是诸多互联网企业紧盯的一块大蛋糕。想要了解《白鲸对话——出海印度去或留?》完整内容,可点击此处回看视频。
在 ChinaJoy 期间,TiTo数据将于 8 月 1 日在上海举行印度区域高端闭门研讨会,邀请出海印度各赛道总监级别开发者一起进行深度讨论,想要参会可扫描下方图片中二维码报名。

文章来源于互联网:行业对话 | 禁令后 印度市场还值得吗?

发表评论

普人特福的博客cnzz&51la for wordpress,cnzz for wordpress,51la for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