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泰国游戏市场收入将突破270亿泰铢 但新法案将造成不小影响

玩家们在 2019 年泰国游戏展上进行比拼,该展会由移动运营商 AIS 的电子竞技部门主办 | Bangkok Post
游戏解说和电竞职业选手已经成为了泰国许多年轻人梦寐以求的职业,他们希望通过艰苦的训练来实现自己的目标。不过,泰国近来正在推进保护儿童远离暴力游戏侵害的法律草案,这让整个游戏行业都陷入了恐慌。
本月早些时候,一位名为 Chaniknan “Pi Wan” Thippairot 的游戏玩家告诉自己的同行,这项法案将禁止所有第一人称射击(FPS)游戏比赛,同时出于健康考虑,该法案还将玩家每天的游戏直播时间限制为两小时。
他的言论很快就引发了网民和游戏玩家对该法案的强烈抨击,他们认为这将剥夺人们玩游戏的基本权利。一位参与立法的官员后来对《曼谷邮报》(Bangkok Post)说到,Chaniknan 的表述并不真实,草案中也没有设定这样的条款。但这位官员也指出——政府必须对儿童玩暴力游戏的时长加以适当限制,同时还必须引入游戏分级制度。
目前政府面临的挑战在于,如何在保护儿童免受暴力游戏侵害和扶持电子竞技产业发展之间取得平衡。根据移动运营商 Advanced Info Service(AIS)的数据统计,2019 年泰国游戏市场总营收已经达到 233 亿泰铢,同比增长 16.6 个百分点,活跃玩家数量达 2780 万。今年的整个行业营收更有望突破 270 亿泰铢。

保护儿童
2017 年,泰国电子竞技联合会(Thailand e-Sports Federation,TESF)开始对泰国体育管理局(Sports Authority of Thailand,SAT)的提出认证申请。随后,泰国国家青少年发展促进会的下属委员会针对电竞活动展开了调查。
当年 7 月,TESF 获得了 SAT 的认证。该认证也得到泰国旅游和体育部的批准,也就是说,政府自此已经将电子竞技在泰国认证为一项体育运动。
泰国国家青少年发展促进会下属委员会成员、泰国青年广播和媒体协会主席 Teerarat Pantawee 表示,由于暴力游戏问题还没有经过广泛讨论或达成共识,因此这一举措引来了泰国国内一些机构的批评。对儿童身心健康的担忧也是问题的焦点之一。她说,在许多国家(包括美国在内)中,电子竞技并没有被认定为体育运动。
Teerarat 女士表示:“很多孩子告诉他们的父母,他们想成为一名职业电竞玩家,还要参加专业训练,这已经在许多家庭中引发争论。”这一下属委员会随后举办了一系列活动,以指导家长如何关心他们喜欢游戏的孩子们,其中也包括向公众解释成为职业电竞玩家的巨大难度。
Teerarat 指出,心理健康部门的研究证明,在 100 万名玩游戏的儿童中,出现游戏成瘾症状的儿童人数将可能达到 10-20 万。她还补充到:“但在 100 万名游戏玩家中,大约只有 10 人能成为职业选手。”
因此,Teerarat 和其他有认同感的立法官员决定联合起草一份旨在保护年轻游戏玩家的决议草案,该草案交由民众、州政府和学术界人士组成的国民健康大会推动批准。
这个大会隶属于泰国国家卫生委员会(National Health Commission Office,NHCO)。该草案很快就得到了大会通过,并交由 NHCO 等待推进。NHCO 将该决议提交给了内阁,内阁在批准后将草案发送至泰国相关机构,作为指导方针。
该决议包括了四项关键目标,其中就包含了制定保护儿童和青少年免受游戏侵害的法律草案。其他目标还包括——委托 TESF 制定电竞赛事标准的指导方针,组织活动以增进大众对电子竞技的理解,以及强化对赌博等与游戏相关违法行为的现有法律规范。
根据该草案,儿童如果想参与电子竞技比赛,必须征得他们父母的书面同意。Teerarat 女士还表示,如果是有暴力内容的游戏,“就需要设定一个适当的时间限制,允许孩子整天玩不适合自己年龄的游戏是不可行的。”但该草案中并没有规定明确的时间限制。
不过,Teerarat 也表示,草案中并没有提到媒体所说的两小时限制,也没有明文禁止哪些游戏类型不能举办电竞比赛。她称这些“话题”可能源自听证会讨论,但不是草案内容。
草案还要求引入了游戏分级制度,以确保孩子们可以玩适合他们年龄的游戏。同时,这一草案将25岁及以下的儿童和青少年都纳入了保护范围。对此 Teerarat 解释到:“草案的核心目标是确保玩家们能玩到适合自身年龄的游戏。”
有人担心这项法律草案可能会阻碍电子竞技运动的发展,但 Teerarat 对此评论到:“我理解那些玩游戏的孩子们希望获得经济来源,但他们也必须知道并非每个人都能获得成功。无论他们做什么,都不要用自己的未来和健康作为代价,这才是我们的初衷。”

在教育与管控间求得平衡
线上游戏服务商 Asiasoft 的副主席兼首席执行官 Pramoth Sudjitporn 则表示,泰国政府可以不采取禁令或时间限制,而采用是某种程度的控制和管理,同时加大教育力度,引导年轻人如何以不损害健康的方式玩游戏。
他说:“通过教育就可以保护游戏玩家的健康,还也不会限制他们的创造力。”同时,他也承认游戏的确存在着负面影响,包括穿着印有挑衅内容衣服的游戏解说,以及为了吸引观众而说脏话的游戏主播。对此他说到:“这类玩家应该被举报或者封禁。”
根据 Pramoth 的表述,游戏是一种低成本的娱乐方式,而且容易上手。据统计,泰国至少有 500 万日活玩家,而休闲类游戏玩家甚至高达 1000 万人。另一方面,由于很多游戏的运营商(包括Facebook、YouTube、Twitch,以及其他一些相关应用)都不在泰国本地,因此也很难对游戏直播时间进行限制,而含有暴力内容的游戏则可以用游戏分级和审查制度进行管理。
Pramoth 谈到:“是时候让泰国社会接受电子竞技是一种真正的体育职业了,而不仅仅是把玩家视为游戏成瘾者。”
Infofed 的首席执行官兼创始人 Jirayod Theppipit 也表示,与游戏相关的规定需要有出恰当的平衡。这家公司曾创建了泰国国内第一家电子竞技场馆——泰国电子竞技场(Thailand E-Sports Arena)。
他说:“如果法规过于严格,它将对电子竞技活动和游戏发展造成影响。”Jirayod 还认为,限制游戏直播时间将侵犯民众的权利,“游戏可以激发年轻人的兴趣,或者帮助他们学习新技能和新技术,比如增强现实和虚拟现实,以及人工智能和网络安全等。”

创造就业机会
泰国电子竞技联合会主席 Santi Lohthong 表示,如果传言中所说的“每天两小时游戏直播时长限制”和“第一视角射击游戏禁令”变成现实,那么游戏和电竞产业的发展将受到影响,还会减少这一产业所创造的就业机会。这些新工作岗位包括营养师、游戏解说员、教练、电竞赛事组织者和游戏主播等等。
与此同时,电竞产业也可以为现有职业创造新需求,特别是电脑和电子电气工程师、网络工程师和程序员等职位。根据 Santi 先生的表述,全球各国的电子竞技产业都在不断成长。电子竞技的主要收入来自赞助商和门票销售,还有例如游戏配件等辅助业务。
Santi 表示:“对游戏直播时长的管控可以被视为是一种儿童保护措施,但它也可能会阻碍孩子们学习新技术。我们对这一提议表示反对。”
著名游戏解说 Naiyarat “Pang” Thanawaigoses 拥有自己的 YouTube 游戏解说频道 Zbing Z,她表示游戏直播仍是一种新职业,而限制直播时长则并不正确。她说到:“对于我的工作来说,两小时远远不够。健康是个人问题,任何职业都存在健康风险。”
Naiyarat 还指出:“现在出现了很多新职业,例如游戏解说员、主播、电竞运动员和游戏开发者。这些工作可以为相关人员和他们的家庭带来收入,这也是很多人梦寐以求的职业。”
与此同时,AIS 的消费者业务主管 Pratthana Leelapanang 则表示,他完全理解通过设立规章制度,以确保产业能够以最佳方式向前发展的做法。不过,他希望正在讨论的法规能够透明化。他说到:“制定规则对行业环境是一件好事。”
审慎思考
泰国数字经济和社会部(Digital Economy and Society,DES)部长 Buddhipongse Punnakanta 表示,他并不了解这一草案。同时他也不确定政府将会用什么样的标准,来定义可以参与电子竞技比赛的人。
对此他讲到:“这个问题需要谨慎考虑。”
他说,就涉及青少年或儿童的电子竞技活动而言,一些社会团体可能会尝试将其规范化,这可以对这一行业进行管理,防止儿童玩家出现行为偏差。不过,将游戏直播限制在两个小时内这个目标则不可能达成。
根据 Buddhipongse 的表述,电子竞技是旅游和体育部(Tourism and Sports Ministry)正在推动的核心项目之一,目的是提升泰国电子竞技环境和相关比赛水平,吸引高水平玩家参与。
最后他说到:“如果该草案提交众议院,那么 DES 也会参与法规制定,同时还会发表相关意见。”

2020 年第二届泰国游戏展上的 Cosplay 表演 | Bangkok Post
本文编译自 Dashing the gamer dream。
文章来源于互联网:2020年泰国游戏市场收入将突破270亿泰铢 但新法案将造成不小影响

发表评论

普人特福的博客cnzz&51la for wordpress,cnzz for wordpress,51la for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