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载好莱坞下一个十年野心的Quibi 离年度最惨软件还有多远?

原标题:承载好莱坞下一个十年野心的Quibi,离年度最惨软件还有多远?
杰弗里·卡森伯格曾一度有两个月的时间没有离开过他位于洛杉矶的家。
这对于身处疫情中心的美国人来说或许再正常不过,但对于这位 Quibi 创始人来说,事情正在变得越来越棘手。
病毒大流行之前,卡森伯格的日程安排相当密集。一天之内,三场早餐会议、三场午餐会议、一顿工作晚餐已属常态。但现如今,一切都发生了变化。这位好莱坞资深高管被迫调整自己的生活,将所有会议转向线上,努力挽救开局不利的流媒体平台 Quibi。
这一 2020 年好莱坞最受期待的创业项目,被视为承载着好莱坞下一个十年发展野心的流媒体平台,在其创办三个月后,开始认真思考一个问题:从疫情中好好活下来。本期我们编译《纽约时报》、The Verge、Mashable 等多家媒体报道,探讨流媒体新贵 Quibi 的现状与未来。
举步维艰:Quibi 开局即危局
卡森伯格曾经是迪士尼的主席,在离开迪士尼后,与人联合创办了“梦工厂动画”,作为他在影视娱乐行业深耕 40 多年的新成果,Quibi 在上线前就被寄予厚望。
该公司从 11 位投资者和所有好莱坞主要电影公司那儿筹措了近 20 亿美元的启动资金。可惜,尽管出品内容云集好莱坞巨星作品,但 Quibi 在应用市场的表现比较低迷。

这家流媒体平台为用户提供五到十分钟的高质量短片,旨在吸引那些没空观看长电视节目和流媒体长内容的用户。但当百万、千万乃至上亿人被迫居家隔离无处消遣时,Quibi 与长视频的竞争格局一目了然。
卡森伯格在接受视频采访时说:“我认为一切失利都是因为疫情,但是我们不得不接受。”
下载量未达预期
今年 4 月 6 日上线后,Quibi 一度跻身 iPhone 免费应用下载榜前 50 名,但仅仅一周后就掉出了该榜单。根据分析公司 Sensor Tower 的数据,此后 Quibi 的下载量一度跌落到 100 名之后。
Sensor Tower 在 5 月发布的相关数据显示,即便有 90 天的免费使用期,Quibi APP 的下载量也只有 290 万。不过这一数据与 Quibi 方面并不一致。据 Quibi 透露,应用下载量已超过 350 万,其中活跃用户数量达到了 130 万。
而根据 Sensor Tower 的最新估计,在 Quibi 的早期用户中,只有 7.2 万名用户在 90 天的试用期后仍坚持了下来。4 月初推出至今,Quibi 已经被下载了约 450 万次。在该服务发布后三天内下载的用户中,只有 8% 转换为付费订阅。
卡森伯格早就对这样的数据表达了失望:“这不是我们想要的,完全不符合我们的预期。”
不合时宜的产品规划
现年 69 岁的卡森伯格与其 63 岁的搭档前惠普首席执行官梅格·惠特曼,原本设想开发一款流媒体应用,匹配用户消费视频的主要场景——利用通勤或排队等候的碎片时间,在手机上观看短视频。但从 Quibi 问世时起,用户的消费场景就变得大不相同了。

卡森伯格与惠特曼
“我曾经希望,大家居家时仍然有琐碎时间,可以消费短视频。”卡森伯格说,“虽然这样的短暂时间的确存在,与我的希冀却并不吻合。”
产品设置和使用场景问题一直困扰着 Quibi,也困扰着许多下载了 APP 的用户,例如:为何不能在电视上观看 Quibi 的节目?
作为回应,卡森伯格和惠特曼不得不违背“Quibi 仅适用于手机端”的产品理念,宣布 Quibi 用户可以在电视上观看分集电影,例如《最危险的游戏》,此外,《克里斯西的法庭》这样的喜剧节目也可以投屏到电视观看。

《最危险的游戏》海报
卡森伯格还说,Quibi 将跳脱出互联网平台壁垒的限制,让用户能在社交媒体上转发其内容。他表示:“目前我们产品的大部分发展方向都是对的,但是每天都有大量的用户在使用我们的产品,所以难免会出现一些疏漏。”
屋漏偏逢连夜雨,即便是在安身立命的内容方面,Quibi 也遭遇了用户不买账的情况。Quibi 曾在新闻内容上大举押注,以 NBC、BBC、Telemundo 和 ESPN 的新闻节目为基础阵容,专门设置了一个“每日必备”栏目,但尴尬的是,用户市场却缺乏兴趣。
逼得卡森伯格只能自嘲:“‘每日必备’并非如此必备。”
当被问及是否后悔赶在疫情期间上线 Quibi 的时候,卡森伯格答道,“如果我们 3 月 1 日做决定时就能知道如今的局面,那上线的确不是一个好主意。但很遗憾,没有人能未卜先知。不过我们已经学习到了足够多的经验,因此我并不后悔。”
风波不断:盗用专利、泄露隐私、流失高管
Quibi 的麻烦不仅仅在于市场层面,事实上,自上线以来,其始终处在大大小小的风波当中。
盗用商业机密?
在技术方面,Quibi 打出的王牌是“Turnstyle”——用手机播放视频时能兼顾横向和纵向,允许用户在横屏和竖屏观看中无缝切换。

Turnstyle 技术演示
但是,据《纽约时报》和 The Verge 多家媒体报道,科技公司 Eko 指控 Quibi 盗用商业机密,侵犯了他们的双屏视频切换专利。
Eko 声称,两名前 Snapchat 员工曾在签署保密协议的情况下接触到Eko的这项专利技术,后来他们离职加入 Quibi。另外,Eko 首席执行官 Yoni Bloch 还曾向卡森伯格演示过相关内容,包括 Turnstyle 技术的详细信息。Bloch 曾将一些资料发给卡森伯格,其中就有 Turnstyle 技术的应用程序编程接口(APIs)与软件开发工具包(SDKs)。
引发更大争议的是,Quibi 拥有自己的视频转向技术专利,专利作者正是上述两名被指控曾接触到 Eko相关技术的员工。而就在 Eko 提起诉讼的前一天,Quibi 先一步向 Eko 提起了诉讼,要求法院裁定 Turnstyle 技术并未侵犯 Eko 的专利,理由是“Eko的技术并不适用于 Quibi APP 及 Turnstyle 技术”。
按 Quibi 的说法,Eko 团队在一月份的 CES 大会上看到了 Quibi 应用的相关信息之后,就“开始威胁、骚扰、勒索钱财”。Quibi 坚称,自家员工绝不会购买或使用任何 Eko 的商业秘密、计算机代码和专利技术。
Turnstyle 技术究竟是否侵权,最终将由法院作出裁定。但对于一家新的流媒体平台而言,陷入这种争议无论如何都是非常不利的。
泄露用户隐私?
据科技媒体 Mashable 报道,分析公司 Victory Medium 的一份报告显示,Quibi 将用户注册的电子邮箱地址泄漏给了多个第三方广告平台,包括 Google、Snapchat、Facebook 和 Twitter。
报道称,为了创建 Quibi 帐号,新用户必须提供电子邮箱,以接受 Quibi 发送的认证链接。但是,用户并不知道,只要单击认证链接,他们的电子邮箱地址就会以文本格式发送给第三方广告商和分析公司。

尽管 Quibi 并不是报告中唯一一个被曝泄漏用户隐私的 APP,但却是最“年轻”的一个,并且是在欧洲数据保护条例(GDPR)与加州消费者隐私法(CCPA)实施后才开始的行为。报告作者写道:“到 2020 年,不应再有任何科技公司将用户邮箱泄漏给广告商和分析公司,但这正是 Quibi 做的事。”
对此,卡森伯格向《纽约时报》的记者表示:“团队一听说此事,便立刻修复了漏洞。”印证了隐私漏洞的存在。
但即便用户的邮箱地址将不再以这种形式发送给广告商,Quibi 的隐私政策仍有条款,注明 Quibi 可能会与第三方服务共享包括电子邮箱在内的用户信息,以便所述第三方能提供相关服务,例如个性化广告服务。
核心成员流失?
Quibi 面临的另一个问题是,早期团队核心成员纷纷离职。早在应用测试阶段,合作与广告业务负责人 Tim Connolly、日常内容负责人 Janice Min 和运营主管 Diane Nelson 就选择离开 Quibi。
5 月,公司又与营销高管 Megan Imbres 分道扬镳,临时任命 Ann Daly 为新任市场营销主管,Ann 曾担任梦工厂动画公司总裁,自 1997 年以来一直与卡森伯格合作。
卡森伯格评价此事时说,公司和 Megan 在发展理念上存在分歧,因此才出现这次人事变动。Megan 则拒绝对此发表评论。

Megan Imbres
调整策略:十几亿美元花在刀刃上
面对重重困境,刚上线 3 个月的 Quibi 不得不做出改变。
首先是营销策略的调整。Quibi 一直从整体角度推广其流媒体服务,而非营销某个特定节目。不过 Quibi 正在尝试转向,例如为其新的体育纪录片《黑球》专门推出广告,并投放于 ESPN 关于迈克尔·乔丹的纪录片《最后一舞》中。
在美国著名综艺节目《周六夜现场》的决赛中,Quibi 也投放了其王牌喜剧节目 Reno911 的广告。
考虑到现有情况,Quibi 将降低实施新策略的力度与规模,投入预算也将远低于之前“第一年投入 4.7 亿美元”的计划。卡森伯格说,“在我们处在一个能正常盈利的环境之前,我们将囤足粮草。”
此前,卡森伯格和其他 Quibi 高管预测 Quibi 在推出的第一年,将收获 700 万名用户和 2.5 亿美元订阅收入,但显然,这样的数据已很难达成。
不仅如此,大部分电视节目录制和电影拍摄都被迫停工,Quibi 决定放慢新剧集的上线速度,以保证在 2021 年初之前能持续稳定地提供新鲜内容。

Quibi 部分剧集
不过惠特曼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仍然强调,公司拥有足够的资源。毕竟在上线前,Quibi 就筹集了近 18 亿美元,并且售出了平台一年内全部的广告位,这让 Quibi 至少能撑到 2021 年春季。
惠特曼认为,Quibi 将在今年秋天重振旗鼓,再次吸引广告商。不过经济环境突然恶化,品牌商运营前景晦暗不明,尽管一些华尔街分析师和广告业观察家预计,数字媒体业务的反弹速度将比传统电视业务更快,但 Quibi 面临的压力依然不小。
卡森伯格告诉《纽约时报》,尽管一开局就如此艰难,但他仍然有乐观的理由。他说,80% 的 Quibi 观众看剧时一直看到了剧集末尾,因此一旦生活恢复正常,用户回到适合 Quibi 的手机使用场景,必然能重新提振投资者的热情。
上线即失利,对 Quibi 来说,这究竟只是一次黑天鹅阴影下的短暂蛰伏,还是“高质短剧”产品路线的失败?即便通勤场景恢复,错失黄金增长期的 Quibi,还能重新博得用户的注意力吗?
疑似盗用商业机密、泄漏用户隐私、核心成员出走,种种风波又会让 Quibi 付出怎样的代价?Quibi 才刚刚起步,留给卡森伯格和惠特曼的时间却不多了。
文章来源于互联网:承载好莱坞下一个十年野心的Quibi 离年度最惨软件还有多远?

发表评论

普人特福的博客cnzz&51la for wordpress,cnzz for wordpress,51la for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