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上帝太远的拉美有哪些独角兽?

原标题:离上帝太远的拉美有哪些独角兽?

作者:墨腾创投(ID:MomentumWorks)
TiTo数据注:本文为墨腾创投发布在TiTo数据专栏的原创文章,转载须保留本段文字,并注明作者和来源。商业转载和使用请前往作者个人主页,联系寻求作者授权。
整个拉美人口 6 亿五千多万,和东南亚几乎一样。经济总量则是东南亚的将近两倍,印度的两倍多,非洲的将近三倍。然而,在互联网创投领域,拉美的风头一度居然没有非洲强劲,似乎和整个区域的实力和潜力都不匹配。这又是为什么呢?
“可怜的墨西哥,离上帝太远,离美国太近”。这句话的最早来源于 19 世纪末墨西哥独裁者博菲利奥·迪亚斯( “¡Pobre México! ¡Tan lejos de Dios y tan cerca de los Estados Unidos!” ),感叹的是墨西哥始终离不开美国的阴影而因此无法独立发展。要知道,如今美国一大片领土,包括硅谷和好莱坞所在的加州、赌城拉斯维加斯所在的内华达州、牛扒和扑克出名(请注意,不是扒鸡)的德州、大峡谷所在的亚利桑那州、以及新墨西哥州以前都是墨西哥的一部分:

迪亚斯后来在 20 世纪初在墨西哥革命中被推翻,但是墨西哥的命运一直到现在也都没有改变。运往美国的毒品严重扰乱了墨西哥的治安和政治,而川普前几年动不动就拿北美自贸区和墨西哥移民来说事也让墨西哥城的政府很头疼。 
当然,让墨西哥人欣慰的是按照目前的人口增长趋势,到 2050 年左右,拉美后裔将会占到美国人口的一半以上,到时候按照美国的民主政治制度这个人口变化会给国家带来相当大的改变。
而除了墨西哥之外,拉美大多数的国家都在美国的阴影下。美国公司在当地投资,美国情报人员帮助当地政府平衡反叛力量,美国企业倾销可口可乐和其他消费品,而当地最顶尖的人才往往一有机会就前往美国生活。
委内瑞拉经济的崩盘、巴西阿根廷左右翼的斗争、哥伦比亚的扫毒战役,这背后多少都会有点美国影子在里面。当然,作为美国的后花园,在互联网经济兴起的今天,美国的资本以及商业模式的创新也都给拉美带来了不小的改变,许多初创公司的创始人有留美学习和工作的经历,或是借鉴了美国的商业模式加以本地化并拿着美国人的钱在拉美生根发芽。
总的来说美国于拉美来也是一个绕不开的话题。而对于中国出海创业者、投资人和企业来说,拉美最大的问题就是太远了。墨腾有个同事以前去智利出差,回程飞机加转机整整花了 40 个小时,他说上飞机之前刚剃的胡子下飞机已长出一大茬儿了。也有墨腾的一位国内投资人朋友说本来打算要看巴西某热得像桑巴舞的独角兽,想想飞过去一趟来回老骨头都要断了,就算了。 
而拉美的创业者们对于遥远的中国是一度憧憬的,百度在拉美活跃过一阵,让很多人以为大笔中国资本即将蜂拥而至。最后来的主要是现金贷和积分墙,当然还有些做得不错的游戏、做得很不错的滴滴、以及大胆冒险的 GGV。
其实,墨腾和拉美还挺有缘分的。团队里有一位墨西哥和一位智利同事,还有两位会说西班牙语的亚洲人。朋友圈也有很多 Rocket Internet 时代之前在拉美各国打拼的当地朋友时常一起八卦。我们一直认为拉美是一个很好的互联网市场。而且经济发展水平、消费能力、以及基础设施、以及对新事物的接受程度都不错。 
然而,这个市场的问题也不少,中等收入陷阱、民粹主义、左右翼的博弈、愚蠢的经济政策等,从如下经济学人这些年对巴西的一些封面就能有些概念了:

那创投市场发展到今日,到底怎么样了呢。今天我们就来看看离上帝太远,离美国太近的拉丁美洲有哪些独角兽企业:

(下文会选取了各个国家比较具有代表性 12 家初创企业进行分析)
巴西

无论是从国土面积还是人口来看,巴西都是拉丁美洲最大的国家,也是拉丁美洲最大的互联网市场。从全球角度来看,巴西的人口和面积都是排名第五位,比他更大的没几个了。9000 美金的人均 GDP 也已经是印尼的两倍多、印度的四倍多了。不过,不要忘了 2011 年时候巴西的人均 GDP 可是一万三千多美金(对,这几年开了不少倒车)。
不过自然资源丰富的巴西再怎么折腾自己也还是饿不死的,过了半个周期又是一条好汉。而且我们认识的很多巴西人虽然情感化,但是还是很能够折腾的。这个国家在过去的几年涌现出来大量的初创企业涵盖了金融科技,电商,出行等各项领域,作为美洲除了美国之外的第二大市场,同时也是中国互联网企业出海拉美的必经之国,从速卖通和滴滴的相继入驻再到不小心在巴西活了的快手和随后为了不让快手成功字节大砸资源敲出来风靡巴西的 TikTok,都展现了巴西在互联网经济方面的活力。也让我们来看看巴西这个国家诞生了哪些独角兽企业。

1.Nubank
Nubank 由哥伦比亚人 David Vélez 在 2013 年创立。总部当然设在圣保罗,而在创立之前,他则是红杉资本的合伙人。当时正值互联网金融风口正盛,毕业于斯坦福大学金融专业的 David Vélez 决定把金融科技带回拉美。
2014 年 Nubank 推出万事达虚拟信用卡进入市场。巴西大多数金融机构的信用卡不但申请极为繁杂,而且年利率达到了 400%。而 Nubank 的虚拟信用卡简化了办理信用卡流程,并提供快速,透明的银行移动服务,如进行转账,消费查询,支付账单等,而且年利率仅为 145%。这个数字看起来很高,但是巴西银行的信用卡年利率可以超过 600%。
巴西的基础设施又相对不错,接受信用卡的商家很多,对消费者也不需要进行教育。而且相比现金贷,信用卡高大上多了,你不会像朋友炫耀你借钱了,但是你会炫耀你有信用卡了。于是虚拟信用卡一经推出就吸引了大量年轻人的关注从而快速增长。
Nubank 在 2014 年就获得了来自创始人前东家红杉资本 1400 万美金的投资。之后 Nubank 接连推出个人贷款,NuConta,Nubank Rewards 等服务。自 2015 年以来 Nubank 营收年均增长 300% 以上。并于 2018 年初获得由 DST Gobal 领投的 1.5 亿美元 E 轮融资,晋级为独角兽。
当然,这种高光的初创企业自然也吸引了来自中国互联网巨头的目光,2018 年 10 月,腾讯以 40 亿美元的估值,向 Nubank 注资 1.8 亿美元,获得了约 5% 的股份,为巴西金融科技突破传统巨头垄断注入新的能量。
众所周知,巴西的银行系统是世界上最官僚的系统之一,该国五大银行(Itáu Unibanco,Banco Santander,Banco Bradesco,Banco do Brasil 和 Caixa Econ?mica)垄断了当地金融服务 80% 的市场份额。近年来 StoneCo(蚂蚁金服,Madrone Capital Partners 是其股东),PagSeguro 等金融科技的迅速发展某种程度上也是在挑战这些传统金融巨头的利益。
而借助的资本的力量,Nubank 不仅是成为巴西五大信用卡发卡机构之一,也从 2019 年开始逐渐扩张至墨西哥,阿根廷等国际市场。
这次疫情巴西应该是全世界最严重的国家之一了。我们觉得对 Nubank 是利好,因为可以把比较弱的竞争对手都洗掉。
顺便说一句,墨腾的老朋友,巴西华人老王做了 Nubank 的运营副总很多年,不过今年 1 月已经离职去搞高管培训了。据说这样来钱更快。 

2.Movile(IFood)
在提到 Movile 之前先来说说 iFood 吧,毕竟相比它的母公司,iFood 更为人所熟悉。这家被文化水平不高的人看作是巴西版「美团」的外卖公司由 Guilherme Pinho Bonifacio 等人于 2011 年创立于巴西圣保罗。如今拥有超过 1200 万用户,整合了近 7 万家餐厅与 12 万名送餐员,外卖服务覆盖巴西,墨西哥等国家。(从数字可以看出,和美团远远不在一个量级)。
去年 3 月,它的月订单量超过 1700 万单,号称占据了 86% 的巴西外卖市场份额,是第二名 Ubereats 的 17 倍还多。
早在 2017 年就成为独角的 iFood 在 2018 年的 11 月拿到拉美地区规模最大的一笔初创公司融资,数额多达 5 亿美元,投资方就包括腾讯大股东,全球各地投外卖的 Naspers。
而这背后的一切都离不开母公司 Movile 这个当地移动巨头。成立于 1998 年的 Movile 最早靠手机铃声赚到第一桶金(是不是听起来很熟悉),现在旗下业务包括了外卖,票务,在线教育,支付等各项服务,试图打造一个拉美的生态闭环。

其并购扩张的策略也似乎在模仿国内某些大厂,例如帮助 iFood 进行了 20 多起收购,包括了硅谷的 SpoonRocket 和墨西哥送餐公司 SinDelantal。以此巩固其在拉美的外卖霸主地位。同时在 2019 年初 iFood 也耗资 2000 万成立 AI 实验室,并挖来了 Nubank AI 的负责人 Sandor Caetano 加强整个体系的数字化的改革。iFood 的 CEO Carlos Moyses 曾在采访中表示 Movile 和 IFood 跟中国的腾讯与美团存在相似之处,也经常去中国,与腾讯和美团的人交流,了解他们的挑战。在这里我们对他不断飞行不断倒时差的精神表示钦佩。

3.Gympass
Gympass 创立于 2012 年,Gympass 是一个健身房聚合平台,相比 Keep 在今年 5 月融资 8000 万美元跻身为独角兽,在健身文化浓厚的巴西,Gympass 在 2019 年获得来自软银领投的 3 亿美元融资跻身独角兽这一行列,并且覆盖范围包括全球 14 个国家的 8000 个城市,与近 5 万个健身房进行合作。

不同的是,Gympass 专注于 B2B 模式,通过和企业相关 部门合作,推出员工福利性质的健身套餐服务。比如 Gympass 合作的公司可以获得健身房 50%—70% 的折扣,在员工每人套餐的选择上,根据可以使用的健身房等级和运动项目的,从每月 9.99 美金的 Starter 等级到每月 239.99 美金的 Diamond 不等。Gympass 已经有超过 2000 家 B 端客户,既有联合利华、Tesco 等大公司,也有中小型企业。说实话,这个模式听起来就是软银软银喜欢的。
而全球最大的健身俱乐部及相关企业协会 IHRSA(The International Health, Racquet & Sportsclub Association)的报告显示,从健身俱乐部和会员数量来看,美国、巴西和墨西哥位列全球前 3,是全球健身习惯最成熟的三个国家,而且排名前十中以欧美国家为主,这个模式让中国投资人想必是很难理解的。 
不知道是不是和这三个作为全球可乐消费前三的国家有关。

4.Loggi
物流公司 Loggi 成立于 2014 年。目前,该公司的业务范围覆盖 35% 的巴西人口,每天向客户交付约 10 万件货物,其客户包括商家乐福,拉美电子商务巨头 MercadoLiber 以及麦当劳和汉堡王等快餐连锁店。该公司 在 2019 年 6 月收到了由软银领投、微软、纪源资本等参投的 1.5 亿美元融资,估值达到 10 亿美元,成为新晋巴西独角兽。Loggi 致力于搭建足以辐射全国的配送网络,并在各地建设小型仓库。Loggi 公司总裁曼德斯(Fabien Mendez)表示,他们计划在 2020 年年底覆盖巴西 95% 的地区,同时也为 Loggi 设立新的目标:希望不论在巴西的哪个城市,都能在第二天收到寄出的物件。看来所有快递公司都想着对标顺丰和京东快递的效率。然而这对于拥有广大国土面积、大量中小城市且基础设施较为落后的巴西来说将是一个艰巨的挑战,但是如果能做成了这个基础设施的价值是相当大的。
 
2018 年巴西卡车司机大罢工瘫痪了整个经济 

5.QuintoAndar
QuintoAndar 是一家总部位于巴西圣保罗的房地产初创公司,由毕业于斯坦福大学 MBA 的 Gabriel Braga 和 Andre Penha 在 2012 年创立。
创立的灵感据说是来源一段两人曾经试图在圣保罗寻找租房的一段经历,因为网上的租赁信息极度缺乏,搜索过程困难,而且租户被迫提供来自同一城市的担保人来支付租金保险费用,不仅交易程序复杂且缺乏透明度,往往会被不良中介抬高价格。好吧,还是 Uber 创始人 Kalanick 创业灵感的故事好听些。
于是 QuintoAndar(在葡萄牙语里是第五层的意思)应运而生。QuintoAndar 首次实现了房屋租赁在线搜索的功能。将潜在租户与业主联系起来,它还免去了租户提供担保人的需要,从而为他们节省了资金。另一方面,信息的透明化也使房东能按月按时获得房租。逐渐地使得原先需要一个月才能完成的交易现在可以在一天之内就完成。
请注意,这里最大的核心价值不是帮你找房源/客,而是帮你解决找到合适房源/客之后各种繁杂的手续流程。
QuintoAndar 也在 2019 年 9 月获得了由软银领投的 2.5 亿美元,其股东也包括高通创投,General Atlantic,和从 A 轮就开始一直投资的阿根廷风投公司 Kaszek Ventures。现如今 QuintoAndar 也覆盖了全国 25 个城市,平均每月完成 4500 份租赁合同。还有一段路要走,资本助力是必要的。去年年底巴西的这个行业也出现了一些整合,包括 Zap 和 VivaReal 的合并。或许有一天巴西会出现房产类的 SuperApp。

6. 99
2012 年,滴滴创业的同一年,99 诞生于圣保罗,当时还叫 99 Taxi,一开始在圣保罗 20 多家打车软件竞争的情况下一度经营困难。当时面临的主要竞争对手是 Uber。其中 Uber 2013 年进入拉美市场,2014 年在巴西运营,2016 年覆盖里约热内卢、圣保罗等 37 个城市,巴西也成为继美国、印度后的第三大市场,圣保罗也是 Uber 全球运营最为繁忙的城市之一。
不过 2015 年拿到了老虎基金的钱 99 的命运就发生了改变,要知道,软银和老虎在全球打车市场的步调那几年是走得很近的。2016 年 99 又快没钱了的时候,滴滴冒了出来。2017 年 1 月 99 获得滴滴 1 亿美元战略投资,在之后的 5 月又获得了软银 5 亿美元的投资。随后滴滴也开始对 99 提供技术,算法等方面的支持。2018 年,99 被滴滴以 10 亿美(准独角兽估值)收购。成为中国互联网企业当年出海拉美的最大笔投资之一,也引起了国内诸多企业对拉美的关注。从印度的 Ola 到东南亚 Grab 再到巴西的 99,滴滴对 Uber 的游击战术其实打得还不错。
而直到作为 Uber 粮仓的拉美也体现了滴滴的一种精神。在国内很多大厂还在犹豫不决唯唯诺诺的时候滴滴已经把这一步坚定地走了出去。
而 Rocket 下面的 Easy Taxi 呢?早年在拉美的战略失误让 Easy Taxi 失焦,变成了巴西第一大、圣保罗第三大的打车软件。在这个行业,占领大城市远比农村包围城市要有效。曾经有一个机会 Easy 和 99 可以合并一起卖给滴滴的,不过后来因为两个原因这单没有做成。
不过 Rocket 不愧是资本运作高手,后来成功地把 Easy 卖给了正试图在拉美扩张的西班牙公司 Cabify,据说大赚了一笔。
阿根廷

阿根廷是拉美很特殊的一个国家,因为现今的世界上大多数发达国家都是从发展中国家过渡而来的,唯独阿根廷从 20 世纪的世界第七大经济体,经历了一系列政治变动、债务危机之后把自己折腾到了今天的 19 名。下面为阿根廷心电图一般的 GDP 增长率。

平时不关心拉美的朋友可能唯一经常听到的新闻就是“阿根廷违约了”、“阿根廷又违约了”、“阿根廷又找 IMF 借钱了”。
当然,抛开过去的历史和包袱,在今天我们还是可以看到阿根廷近年来在互联网经济的活力。OLX 的创始人之一 Alec Oxenford 就是阿根廷人。

7.Mercadolibre
说起拉美的电商,一定绕不开 Mercadolibre,这家成立于 1999 年,(淘宝 2003 年才成立)总部位于阿根廷的电商公司。覆盖了包括巴西、墨西哥、智利、哥伦比亚、阿根廷等南美洲 18 个国家。2019 年其平台注册用户为 2.8 亿。是拉美无可争议的电商领军者。Mercadolibre 在 2004 年成功于美国上市,2013 年,EBay 与 Baillie Gifford 成为 Mercadolibre 的两大控股方,其也被逐渐视为拉美版的 Ebay。
旗下拥有的 Mercadolibre 电商平台,MercadoPago 线上支付平台,MercadoClics 在线广告投放,MercadoShops 商家运营,MercadoEnvios 物流解决方案也构建了一个相对完整的电商生态系统。
这家电商即便是在疫情的影响下依然保持着良好的表现,2020 一季度其财报显示售出商品达到 1.057 亿件,同比增长 27.6%,净收入达到 6.52 亿美元,较去年同一时期增长 37.6%,通过其物流平台运送的物品达到 9020 万件。
Mercadolibre 自疫情爆发以来并没有进行裁员而是招聘更多物流管理方面的人才,并表示会加大在巴西和墨西哥的投资力度,用于扩大物流网络和仓库管理,看样子是打算与亚马逊做长期斗争的准备。拉美在最近几年逐渐成为世界上电商增长最快的地区,到 2021 年,这一市场的电商规模预计将攀升至 1180 亿美元。
Rocket 当年在这边做了一个 Linio(基本就是 Lazada 的兄弟),虽然业务没怎么做起来,却在 2018 年成功以 1.38 亿美金卖给了一家智利公司。再次体现了 Rocket 的资本运作高手身份。
而最近东南亚冬海集团下面的 Shopee 也进去巴西搅局,变得越来越有意思了。

8.Despegar
Despegar 是拉丁美洲地区最大的 OTA,主营旅行搜索业务,用户可以在网站上查询酒店、机票和旅游活动信息。1999 年成立于阿根廷,之后 Despegar 陆续获得 HM Capital,美林证券,  红衫资本的投资,Expedia 在 2015 年以 2.5 亿美元收购了 Despegar 16.4% 的股份。据说当时 Expedia 的竞争对手 Priceline 集团意图投资巴西在线旅行社 Hotel Urbano 来抗衡 Despegar 的扩张,但最终因为没有谈拢而取消了投资。
2017 年 Despegar 赴美 IPO 融资 2.54 亿美元,当时市值 18 亿美元。不过因为拉美变成疫情宇宙中心的影响,现在市值已经跌了近 70%。
哥伦比亚

哥伦比亚是世界第二大西班牙语国家(第一大是墨西哥、第三大是西班牙)。经过多年的毒品战争、游击战和各种内乱,哥伦比亚在 2002-2010 年之间强势总统乌里韦治下逐渐稳定。现在面对隔邻的委内瑞拉已经几乎变成灯塔了。
当年 Rocket Internet 非常喜欢哥伦比亚,因为当地基础设施还不错,而且消费者对新事物接触非常快,几乎所有的业务在哥伦比亚的增长曲线都非常好看。不过,真正哥伦比亚目前跑出来的泛拉美的互联网公司还不多。独角兽级别的就下面这一家了

9.Rappi
Rappi,作为哥伦比亚唯一一家独角兽企业。即使哥伦比亚只有 5000 万人口,远远少于巴西和墨西哥,但是凭借相对稳定的经济政治环境和整个社会对新事物较高的接受度,创立于 2015 年的 Rappi 已经覆盖了巴西、智利、墨西哥等 7 个国家,用户超过 1300 万,提供一切用户所需要的跑腿服务,包括银行取钱,包裹配送,甚至遛狗和接送小孩。当然其创始人 Sebastian Mejia 也在采访中表示过 Rappi 的大部分交易来自餐厅和杂货店。
也就是说,其实还是一个外卖公司,至少在一定阶段对手是 iFood,对标是美团。
Rappi 在 2018 年接受 DST Global 领投的 2 亿美元投资成功进入独角兽行列之后,又于 2019 年 4 月受到了来自软银的 10 亿美元投资,估值 35 亿美元。有了软银的支持,紧接着 5 月就推出了移动转账服务。使用旗下的 RappiPay 允许用户使用信用卡或数字钱包 RappiCreditos 把资金从个人账户转入其他用户,并且支持不同银行的账户。同时免去了跨行转账的手续费。Rappi 此举也是趋势使然,在银行覆盖率低,金融集团被各种大财团、家族垄断的拉美,人人都想从金融科技这新兴的领域中分一块蛋糕。
墨西哥

关于墨西哥这个国家,我们之前已经谈了很多。随着近年经济的发展和美国硅谷众多企业的南下,也给墨西哥注入新的增长引擎。只不过这几年墨西哥民粹了,现在这个极左的总统安德烈斯·曼努埃尔·洛佩斯·奥夫拉多尔(人称 AMLO)是墨西哥最大的雷了。

10.Grow
Grow Mobility 其实是由拉美两家最大的共享出行创业公司 Grin(墨西哥)和 Yellow (巴西)合并而成。这次合并也使其成为了仅次于位于硅谷的 Bird 和 Lime 的全球第三大共享滑板车公司。
其实这两公司相对于其它拉美的独角兽而言更为年轻,Grin 于 2018 年 4 月成立于墨西哥,在半年的时间里陆续拿到了 5000 万美元的两轮融资,并且在 10 月合并了巴西共享电动滑板车企业 Ride。
Yellow 的成立则与滴滴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滴滴在 2018 年以 10 亿美元收购巴西企业 99 Taxi 之后,在这里面大赚一笔的巴西早期 VC Monashees 一直在盘算怎么攒局来复制这项成功。Yellow 就是这么被攒起来的,一开始是做共享单车(当时向 ofo 取过经,不知道是否把颜色也取过来了),后来很快跟风做起了滑板车。
GGV 纪源资本也很快领投了 6300 万美元的 A 轮。这一方面展示了童士豪的勇气,另一方面也体现了这个商业模式对资本的需求。而风向很快就发生了变化,大概滴滴对收购不太感兴趣,两家再融下一轮也发生了困难,于是就抱团取暖了。
目前滑板车这个行业全球都挺难受的。

11.Clip
Clip 在 2011 年由 Adolfo Babatz 和 Vilash Poovala 在旧金山联合创立,但是把总部设在墨西哥城。Clip 的核心技术叫做 Clip Reader,用户可以通过将磁条和芯片卡与消费者的智能手机相连来完成支付,并支持主流信用卡和本地的借记卡。根据墨腾的墨西哥同事反映,因为 Clip 使用起来简单易用,而且还提供分期付款的功能,这款产品在大学生群体中相当受欢迎。
Clip 自成立之初获得了来自 Alta Ventures Mexico 和 Angel Ventures Mexico 等的投资。这两家公司一直跟投 Clip 到了 2015 年的 A 轮。直到软银的到来。软银于 2019 年 3 月宣布启动 50 亿美元专注于拉美地区的创新基金,将专注金融科技,电商等领域。大手一挥投了 2000 万美元给 Clip,让这家成立了 8 年的公司估值达到了 4 亿美元,算是半只脚踏入独角兽行列。
智利

智利在拉美就如它的地理形状一样奇特,相比其它治安欠佳的拉美小伙伴,自 1976 年之后,智利政坛趋于平稳,长达几十年的平稳发展,使其拥有了完善的基础设施和稳定有序的社会治安。
这也给很多创业公司提供了不错的环境,墨腾的智利同事也表示,很多企业都会考虑在智利运营一段时间看是否可行,然后再逐步推广到其它拉美国家。只可惜不足 2000 万人的市场无法孕育足够多的独角兽企业。当然如果有足够好的商业模式,再冲出本土市场在拉美也是普遍现象。比如说 Cornershop。

12.Cornershop
Cornershop 于 2015 年成立,总部位于智利圣地亚哥。是一家提供杂货配送服务的初创公司,与当地初创公司略有不同的是,在智利和墨西哥站稳脚跟之后,开始进军北美市场,其服务范围覆盖了美国和加拿大,并在今年年初开始进入哥伦比亚开始深耕拉美市场。也许是因为 Cornershop 在北美的成功吸引到了沃尔玛的注意,曾在 2018 年试图以 2.25 亿美元的价格收购 Cornershop,但是墨西哥政府以反垄断为由,使得沃尔玛未能如愿。而在 2019 年 10 月,一直试图进军杂货配送的 Uber 宣布以 4.5 亿美元的价格收购 Cornershop 51% 的股份。今年的 2 月 7 日,智利当局同样以反垄断为由表示需要更多的时间来进行审查,并对 Uber 收购 Cornershop 所带来的不利影响表示担忧。或许智利政府也是想尽力保住自家潜在的独角兽企业。
总结
世界银行最新数据显示,2020 年 2 月拉美互联网渗透率已达 66%,明显高于全球平均的 53%,同时,智能手机渗透率也将超过 75%。这些都为数字经济的崛起奠定了基础。加上拉美金融巨头长期的垄断,银行服务覆盖的人群比例极低,根据市场预测,到 2021 年拉美金融科技市场将达到 1,500 亿美元,Fintech 在拉美可谓是一枝独秀,本文所提到的 Nubank,StoneCo 只是拉美上千家 fintech 公司里的冰山一角。而像 Cornershop,Clip 这两个初创企业虽然离 10 亿美元估值还有一段距离,但是按照这个趋势发展下去,估计很快也会成为独角兽了。
在放松管制的过程中,哪怕传统银行没有触碰的一个小业务,一个小的客户人群,也能够有机会产生独角兽级别估值的公司。不过,怎么利用这个机会窗口做成一个真正稳的独角兽和上市公司,就需要很大的战略和运营能力了。 

这样一个近 6 亿人口的新兴市场,在总体发展水平上既有像智利和阿根廷这种相对发达的国家,也有如巴西这种发展不均匀的国家。而巴西和墨西哥这两个国家的创业公司数量占了整个拉美的近 70%。

很多新兴市场过去的几年里,随着互联网技术发展和商业模式的传播以及资本的涌入,催生了大量初创企业的诞生,即有本土金融科技前仆后继试图冲破银行的垄断,也有像 TikTok、滴滴、快手这样的中国公司进入到拉美。
与各个国家之间差异极大,人才紧缺的东南亚地区不同的是,拉美总体上是一个相对统一的市场,除了 2 亿多人的巴西说葡萄牙语之外,大多国家都以西班牙语为主。而且在智利,哥伦比亚等国家也有不错的人才储备。所以拉美各国创业公司之间的合作与人才的流通是相当频繁的,比如 Nubank 的创始人是来自是哥伦比亚,诞生于智利独角兽 Cornershop 也早早把眼光方向了北美和其它国家。
处于美国后花园的拉美也更容易接触先进的商业模式和华尔街的资本,更不用说还有软银,腾讯这样的海外巨头也在关注着拉美的发展。这样一方面导致了如今拉美初创企业竞争激烈的局面,另一方面这种大量初创企业之间的竞争和互相借鉴,在未来拉美或许也会出现如亚马逊这样具有全球影响力的企业。
我们也期待拉美在未来可以涌现出更多的独角兽企业。
不过,其实我们更期待的是哪天马斯克能够搞出来一个超音速飞行,现在从亚洲去拉美实在还是太远了。
文章来源于互联网:离上帝太远的拉美有哪些独角兽?

发表评论

普人特福的博客cnzz&51la for wordpress,cnzz for wordpress,51la for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