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会听证四大科技企业 硅谷又一次站在历史的十字路口

作者:Richer

TiTo数据注:本文为Richer有话说(ID:gh_85445502fda)发布在TiTo数据专栏的原创文章,转载须保留本段文字,并注明作者和来源。商业转载/使用请前往Richer专栏主页,联系寻求作者授权。
“我们的企业主不用向国王鞠躬,他们也不应该被迫向互联网商业帝国的主人低头。”
2020 的历史车轮在今天迎来一个小高潮,起码要载入互联网史册。今天,华盛顿国会山举办了继 90 年代微软反托拉斯法听证会之后最大的一次听证会,列席听证的是美国四大科技企业的当家掌门人:亚马逊贝索斯、苹果库克、谷歌皮查因和脸书的扎克伯格首次同框直播。可以说,这次听证牵动着全世界互联网人的目光。
国会听证会的形式类似辩论会,四大公司先做一辩陈词,之后是各位议员提问,每人每轮 5 分钟,总计三到四轮提问,中间课间休息一次,共持续 5 小时有余,可以算是旷日持久。对几位 CEO 压力是不小(媒体用上了 Grilled by congress 这种字眼)。有数万人在线同时观看。
听证会的原因,为什么是他们?
听证会主要质疑的是以下三点,可以说是明面上宣布的原因了:
1、四大企业掌握了数据收集和处理的渠道,大量的用户数据带来了不安全与滥用的可能;
2、服务架构的完善,使得很多小公司要依托四大企业生态发展和存活,这使得小企业与规则制定者竞争变得不可能;
3、科技的高度集中使得护城河与头部效应进一步增强,技术优势加大,市场被垄断。
Chairman Cicilline 启动陈词中说到,四家公司是美国目前细分领域的绝对老大:最大的电商平台、最大的移动设备制造商、最大的社交网络、最大的搜索引擎。而疫情使得互联网的头部效应更加集中在这四大企业。

Chairman – David Cicilline
总的来说,大不是问题,成功也没错,但是滥用数据,堵死了小企业发展的路就有问题了。更甚者,要是光是商业问题也不值得大家叠床架屋的听证,互联网平台客观上已经对美国大选展开影响。一些今天参与质询的川普系政客例如 Jordan、Steube 言辞相当激烈,气的 Cici 议长当场让 Jordan 闭嘴把口罩戴上。Concentrate business power leads to political control 这种字眼都出现了。Google 和 Facebook 甚至一些高层以前表态过坚决不让川普赢,现在被人家揪现行,这带来的连锁反应已经不是商业那么简单了。总的来说,两党攻讦的点不同,民主党主要打的是不正当竞争和垄断,共和党打的是他们一惯爱抓的信息滥用和偏见。
听证会的内容,都问了什么?
这部分简单罗列一些我听到的质询内容整理。
Amazon 亚马逊
多位议员提起了亚马逊在电商和相关生态的垄断状态。关于电商生态的暴利,中国出海企业也经历过去年前年的关店潮。一位议员还拉出来了一个印度店主声泪俱下的录音控诉,听的贝索斯一脸懵逼。(还是三哥会玩,中国当年被关掉那么多谁想到去找个议员)。另外海量公司将数据储存在 AWS 上,包括亚马逊的广告生态,也让国会连续攻击。一些议员质疑亚马逊花钱就能买排名,当然这是事实,但是在国会理解,这是一件彻头彻尾破坏公平的事情。甚至 Cici 同志说:“What on earth that compares your business other than a drug dealer”……(难以想象这种话在国会山上出来)

Amazon CEO – Jeff Bezos
Apple 苹果
库克被质疑较多的并不是智能手机的市场份额,而是 iOS 对App 创新的控制与阻断能力。App 能否上架是由 Apple 说了算,也就是说小企业在 iOS 上永远玩不过 Apple 官方。当然这个问题要一分为二分析,不定 policy 不行,但是很多 policy 又不透明,尤其是还经常改,和裁判员赛跑谁能玩的过?说你不公平,真的是很难回答。总的来说库克说话比较少,说明被质疑不多,Apple 还是幸运的。

Apple CEO – Tim Cook
Facebook 脸书
小扎在数个小时的前半程花了很大的功夫来应付并购与不正当竞争的问题。首当其冲的就是 2012 对 Instagram 的并购。议员 Mcbath 甚至质疑到了通过这一并购议案的奥巴马政府存在猫腻或是不理智,而在质疑过程中议员还列出了 FB Sandberg 和 Snapchat 创始人的一些邮件(没错内部邮件),指出小扎用了一些威胁性很强的话语,比如“partner or competitor”这种来威胁并购(不和我合作就搞你)。如果我们本着媒体风格的过度解读,完全可以不负责任猜想国会已经有了 Facebook 和 Instagram 的分割意向。

Facebook CEO – Mark Zuckerberg
Google 谷歌
谷歌被质疑的也很多,我只提偷信息和 YouTube 这两点。一些议员攻讦 YouTube 的内容存在对 Covid19 信息不正当引导(比如 YouTube 上的视频讨论到底该不该戴口罩)。Yelp落井下石提供了 Google 利用平台能力偷窃其用户 Review 的事实,这确也无可辩驳。劈柴作为唯一一个外国人(印度裔)列席,明显有点紧张结巴。

Google CEO – Sundar Pichai
我听完的感受?
问询双方对”商业公平”的理解是完全不同的,质询本身是鸡同鸭讲:在议员们政治正确的意识中,他们要的是一个基于国家范畴的公平舞台,充分竞争,而例如库克这类企业家认为苹果 iOS 已经给 App 创业者提供了一个足够公平的平台,有充分的竞争(当然不是和苹果,是和其他 App),维度完全不同。
避重就轻、下套与推诿展现了谈判功力,各有需求:客观来讲,四大 CEO 可能都在装傻,但是看起来真的是像小学生被教务组集体训话一样,一个个正襟危坐,结结巴巴。议员们很多时候提问其实也不是要他们回答,更像是在做攻方陈述,当然得到的回应是打哈哈。比如小扎在很多问题上就展现了强大的甩锅能力,比如被质疑广告话语权垄断时,他竟然说我们 Facebook 是 underdog,不是最大的,最大的广告生态是 Google……很明显,答案不是最终的目的。

接受质询的CEO发言前宣誓
互联网的力量还是太小了,地位还是小 Baby:我们什么时候见过美国石油公司被质询的?什么时候见过美国军火公司被说垄断的?在这个科技创新时代,再进一步,还需要好多努力,任重道远。而且这次会议中,过会大量举证公司内部通信邮件、录音等等,根本没有隐私可言。
中国企业在海外缺少 GR 政府关系经验:TikTok 已经算是中国企业准备最为充分的了,但是我仍旧难以想象 Kevin Mayer 接受质询,上次提出质询要求时,TikTok 的答复是人不在……更多的时候中国企业没做好与执政机构交流的准备。
“构建闭合生态”这条路怎么往下走:在过去五年,四大公司趟出来一条从数据到变现的闭合生态,变成了压在全球出海企业头上的四座大山,也是中国巨头努力破局的方向。在今天接受质询的同时,我们不禁迷茫起行业的未来,美国是自毁长城,还是不破不立?就像当年微软被质询后四大公司成长起来一样,也许今天的听证会对出海是一件好事,也许硅谷的下一个增长期,就要来了。

生态太健全也是罪
数小时的听证会刚刚结束,最后,试图猜测一下结局的走向。听证可能还会继续数场,在 20 年前国会诉微软的案件上,最终不了了之,以一个 API 接口作为结束,微软死里逃生并不代表着今天这四家企业会逃过一刀。不出意外,这几家企业会或多或少被迫作出相应调整。而今天的四位辩手,库克话不太多、皮查因结结巴巴,小扎油滑甩锅,贝索斯最可怜,有些问题答不上来只能认。整体来看我的感觉 Amazon 和 Google 可能会受到影响偏大。

FB CEO – Mark ZuckerBerg 和 TikTok CEO – Kevin Mayer
更为有趣的是,虽然接受质询炮火的是今天这四位,Twitter 的Jack,TikTok 的 Kevin 也在戏里戏外被提起。今天听证会相当多的问题也和 TikTok 遭受的攻讦几乎一模一样,都在针对数据滥用和青年人保护等等。Kevin Mayer 也在会议前发声,言下之意:“我们 TikTok 有的问题你们 Facebook 一样有”,“与其诽谤背后下黑手,不如在商业上见真章。”可以预见,这次国会发起的是一场对于互联网企业的整体质询,而两党的角度不同诉求不同也使得这场争斗更加波诡云谲,深入漩涡的不断地试图拉下更多的垫背,大选、疫情在各种催化剂下一泻千里,多米诺骨牌从中心向外,逐渐推倒更为不可控的大砖块。
文章来源于互联网:美国会听证四大科技企业 硅谷又一次站在历史的十字路口

发表评论

普人特福的博客cnzz&51la for wordpress,cnzz for wordpress,51la for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