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歌、代言、走秀 全能的虚拟KOL正受品牌追捧

目前全球有超过 10 亿人正在使用社交媒体,品牌想要从竞争中脱颖而出已经变得非常困难。KOL 的崛起则是过去十年间市场营销行业所发生的最为重要的变化之一。但随着 KOL 营销费用的水涨船高且在品牌和 KOL 的沟通过程中经常出现一些问题,一些营销人员开始决定为传统 KOL 营销寻找替代方法,虚拟 KOL 也因此进入人们的视野。
虚拟 KOL 是利用电脑创造的虚拟人物,它们的个性也完全是虚构的。这些虚拟人物与数字艺术家的动画图像进行匹配,精确地重现人物面部的细微特征。一些企业会从零开始打造自己的 KOL,创造他们自己的性格,让品牌方可以在各个方面都实现控制。
Lil Miquela和朋友们
Instagram 用户可以在平台上看到一个貌似 19 岁的女孩 Lil Miquela,在精心准备的剧情安排下,她会时常发布一些音乐作品,这个人物形象已经吸引了超过 160 万名粉丝。Lil Miquela 由洛杉矶公司 Brud 所创造,她在 2016 年“出道”后在 Instagram 上迅速走红,可以说是带动虚拟 KOL 热潮的先驱。
如今 Lil Miquela 已经成为了时尚杂志的常客,也是许多奢侈品牌的代言人。每个月都有超过 8 万人在 Spotify 上点播她的歌曲。此外,她也曾接受 Coachella 的专访,还为粉丝们展示过 Miley Cyrus 同款纹身师为她所印制的纹身。直到创作者公开她的真实身份之前,许多粉丝还都以为她是一个真实存在的年轻人。
和 Lil Miquela 类似,Blawko 是 Brud 公司创造的另一个虚拟形象。他通过充满街头气息的穿着和纹身来标榜自身风格。由于用面具遮盖了半张脸,他也可能是所有虚拟 KOL 中最为神秘的一员。慵懒的性格以及与另一位名为 Bermuda 的 KOL 之间的恋情使得他在粉丝之中广受欢迎。
虚拟上校和其他案例
作为传统的快餐连锁品牌,肯德基也推出了虚拟上校,但选择了一个英俊的形象示人,同时他还会模仿并展示各种当红KOL的典型生活方式,目前他的账号已经吸引了130万人进行订阅。
肯德基官方已经证实这个虚拟人物由公司自行创造,他拥有肯德基上校标志性的灰色头发、黑色镜框和白色西服,但这个版本中的上校不再是一个矮胖的老人,而是变成了时尚潮人,还刺上了“成功秘诀”字样的纹身。这个虚拟人物还与 Dr. Pepper、Old Spice 和 Turbo Tax 等品牌进行合作。
2018 年秋天,法国奢侈时装品牌 Balmain 举行了一场以三位虚拟模特为主角的宣传活动。其中两位是 Balmain 品牌的专属模特,另外一位 Shudu Gram 则是公认的全球首位虚拟模特。
英国时尚摄影师 Cameron-James Wilson 创造了 Shudu,她的 Instagram 粉丝量超过了 20 万。Shudu 不具备表达能力(说话),更无法进行思考,但在 Wilson 的帮助下,她向大众传递了在时尚界中强调多样性与少数族裔权利的信息。
这一潮流能否持续?
摄影师兼线上营销人员 Katerina Leroy 表示:“就在几年前,社交媒体 KOL 的概念还处于萌芽阶段,流行趋势说明这种方式很快就抓住了公众的想象力。”她认为使用虚拟 KOL 将对品牌有利,因为它给予了品牌完全的控制权,让他们省去了寻找合适人选的时间,并降低了引发负面新闻的风险。不过它也可能是一种转瞬即逝的营销实验,她认为:“总而言之,这不会改变 KOL 营销的发展态势。”
Goat 机构的联合创始人 Harry Hugo 表示,虚拟 KOL 将会在将来的 12 个月中开始走红。他认为:“这些虚拟 KOL 可以全天候工作,还可以按照你的需求来塑造个性,他们可以配合任何人设。对于品牌来说,这些都是巨大的优势,因为他们是几乎完美的代言人。”
根据 HypeAuditor 的说法:“虚拟 KOL 的粉丝参与度几乎是真人 KOL 的三倍。这意味着粉丝们会更多地关注虚拟 KOL 发布的内容。”该机构指出,新奇感是它们目前所能流行的关键因素,而随着虚拟 KOL 变得越来越普遍,它们也将失去一些新鲜感;但是它们会快速消失吗?我们在未来还能区分谁是真实的吗?这可能都会成为重要问题。
本文编译自 CGI-Greated virtual influencers are the new trend in social media marketing。
文章来源于互联网:出歌、代言、走秀 全能的虚拟KOL正受品牌追捧

发表评论

普人特福的博客cnzz&51la for wordpress,cnzz for wordpress,51la for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