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2净亏损同比扩大3.6倍 Roku的活跃账户只是“僵尸粉”?

原标题:Q2净亏损同比扩大3.6倍 Roku的活跃账户只是“僵尸粉”?
北京时间 8 月 6 日,美国流媒体公司 Roku 公布了其 2020 年二季度财报。财报显示,其营收保持了不错的同比增幅,但亏损却也在进一步扩大。
在今年疫情的推动下,Roku 的营收增长可以说并不是一件让人意外的事情。而事实上,流媒体行业也因疫情在变得更加具有吸引力,年内,流媒体巨头奈飞股价已经累涨超 60%;不少巨头也窥得流媒体市场的发展商机而不断涌入。在这种状况下,作为美国最大的流媒体电视平台,Roku 的这份二季度财报究竟表现如何?
– 营收同比增长 42% 至 3.561 亿美元,超出分析师预期的 3.148 亿美元;其中,平台收入同比增长 46% 至 2.448 亿美元;播放器收入同比增长 35% 至 1.113 亿美元;
– 净亏损 4314.8 万美元,去年同期亏损 933.3 万美元,同比扩大 3.6 倍;每股亏损 0.35 美元,去年同期亏损 0.08 美元;调整后 EBITDA 亏损 337.3 万美元,去年同期利润为 1111.3 万美元,同比下滑 130%。
由于短期前景存在变数和不确定性,Roku 依然未给出正式的业绩展望。Roku 还表示,第三季度和第四季度的广告行业前景仍然不明朗,公司认为电视广告总支出要到 2021 年才能恢复到卫生事件之前的水平。财报公布后,其盘后股价下跌近 5%。

尽管资本市场对 Roku 的这份财报并不满意,但实际上,Roku 目前 165.42 美元的股价相较于其 2017 年 14 美元的发行价而言,涨幅已经高达近 11 倍。而且,据 AppAnnie 数据显示,2020 年 3 月 1 日当周,Roku 在厮杀激烈的流媒体领域脱颖而出,一跃至热门在线视频使用时长排行榜榜单前 10,并连续数周占据榜单前 10。可见,Roku 的市场影响力依然是不可小觑的。
但流媒体市场也迎来了不少巨头玩家,即便目前 Roku 是美国最大的流媒体电视平台,处境仍难言轻松。以这份财报为出发点,以“妖股”名号驰骋业内的 Roku 究竟能否守住这一涨势?
疫情助力平台业务大幅增长 但增速和整体毛利率处于尴尬的下行通道
随着互联网的快速发展,Roku 创始人安东尼·伍德早已认识到硬件业务模式的局限性,作出从硬件平台转型到互联网内容平台改变的决定。如今软件平台业务也已经在 Roku 的总营收当中充当了越来越重要的角色。
二季度财报显示,包括广告、度量和订阅业务在内的平台业务同比增长 46% 至 2.448 亿美元,占总营收比重达 69%,高于分析师预期的 2.172 亿美元。相比之下,硬件业务的营收虽然同样高于分析师预期的 0.948 亿美元,但在总营收当中的占比只有 31%。
Roku 平台业务快速增长的原因并不难理解。由于疫情在全求范围内的持续蔓延,限制了人们的出行,却加速了观众和行业向流媒体的转变。人们看电视的次数增加以后,流媒体作为可以提供优质内容和价值的平台,自然可以吃上疫情红利。当用户数增加之后,广告主也会更加倾向于在此投入相应费用。
不过,细看 Roku 的平台业务营收增速,不难发现也存在一定的隐忧。2019 年 Q3 Roku 的平台收入同比增速为 79%;同年 Q4 的这一增速为 78%;2020 年一季度的平台营收增速为 73%;到了二季度这一增速进一步放缓至 46%,而且这还是在疫情给流媒体带来红利的基础上。后续 Roku 想要在平台业务上实现更高的增速,必定不会是那么容易。

另一个值得关注的指标是毛利率,在上个季度毛利润增幅从前一个季度的 62.5% 降至 56.2% 创下 2016 财年第三季度的最低水平之后,本季度 Roku 的毛利增速进一步下滑至 29%。虽说二季度的毛利率超出分析师预期的 40.8% 至 41.2%,但随着平台业务愈加占据 Roku 总营收重要位置的基础上,Roku 的总体毛利率可能仍难以提升。
因为为了吸引更多的用户,Roku 可能还会继续推行低价产策略,而毛利较高的播放器收入也似乎难以提升在总营收的比重。这对于 Roku 逐渐下滑的毛利率而言,并无裨益。而且,随着流媒体市场竞争的加剧,Roku 的内忧外患正在凸显。
流媒体市场战局激烈,Roku 或将面临更大成本支出压力
财报显示,本季度 Roku 总收入成本 2.092 亿美元。相比之下,一季度,Roku 的营收成本为 1.8 亿美元,同比增长 71%;总运营支出为 1.96 亿美元,同比增长 75%。不难看出,Roku 这些成本的支出均处于一个不低的增速。实际上,这些费用的上涨,与之所处的环境不无关系。
尤其在疫情进一步催生行业红利的背景下,当今,流媒体赛道的战局正在变得激烈。
前不久才公布财报的流媒体巨头奈飞,二季度实现营收 61.5 亿美元,同比增长 25%,高于市场预期,净利润亦是同比大增 167% 至 7.2 亿美元。从营收体量上来看,目前 Roku 3.561 亿美元与奈飞相差甚远,盈利能力更是不用提了。值得一提的是,上个月中旬,奈飞还冲上了超过 570 美元的历史新高。目前 2198 亿美元的市值更是眼下 Roku 200 亿美元左右的市值所不可比拟的。
此外,还有 Apple TV +、被 AT&T 收购的 HBO、有亚马逊的 Prime Video,迪士尼的 Disney+ 和 Hulu,背靠谷歌的 YouTube Premium,这些都有财力雄厚的“金主”做靠山,一般的投入费用对它们来讲并不在话下。最近,康卡斯特集团(Comcast)也凭借全新上线的 Peacock 流媒体服务加入战局,据报道两个星期内的广告费用超过迪士尼同阶段花费 70% 以上。
在这样的环境下,Roku 为了进一步获取用户,花费了更大的钱来吸引用户订阅也会是大概率事情。这样一来,Roku 在运营成本等方面的投入还会持续增长,同时,也会面临市场份额被瓜分的风险。
强劲的观看量和用户数增长 会是守住 Roku 股价涨势的“筹码”吗?
财报显示,二季度 Roku 增加了 320 万个活动帐户,总活动账户达到 4300 万,公司的 ARPU 也同比增长 18% 至 24.92 美元;流媒体用户在线时长 146 亿小时,较 2019 年同期增长 55%,超出分析师预期的 144.3 亿小时。回顾今年一季度,Roku 在用户数上同样实现强劲增长。继一季度总活动账户同比增长达 7% 至 3980 万后,数据显示,4 月的活跃帐户增长了 38%,每个帐户的流媒体播放时间增长了 30%。

Roku 自己的广告支持服务称为 Roku 频道,据说每年的观看量增长了三位数,今年一季度已经覆盖了估计有 3600 万人的家庭,二季度这一数据再次刷新至 4300 万。而流媒体的用户数、播放时长与 Roku 的广告收入密切相关,一旦 Roku 流媒体的用户数持续大幅增长、播放时长持续延长,这很可能会带动 Roku 广告收入的进一步增长。
此外,Roku 还聚合了丰富的内容,虽说与 Netflix、亚马逊等存在竞争关系,但也同样拥 Netflix、Amazon Prime Video、HBO、YouTube 等 5000 多个平台的资源,这也是 Roku 能不断吸引用户的根本动力。平台体量越大,和产业上游的谈判能力也就越强,而 Roku 巨大的用户规模将成为内容方难以拒绝的分发渠道。
在数字媒体不断更新的大环境下,大众逐渐摆脱线性电视的趋势也愈发明显。据《Omdia 跨平台电视收视时间报告-2020 年》显示,2019 年,线性电视在电视收视中所占的比例比 2018 年的 67% 下降了,除了荷兰以外,所有其他国家/地区的线性电视平均观看时间都在减少。
这对于在非线性市场拥有不错影响力的 Roku 而言,是一个长期利好因素,而且目前 Facebook 的抵制活动也在一定程度上提供了一个推动力,这可能会导致大量广告预算被吸走到数字生态系统的其他地方。
不过,需要注意的是,即便是线性电视的使用率正在下滑,但目前来讲,线性电视仍然是市场观看电视的主要形式。数据显示,2019 年,线性电视占美国电视收视的 63%,相比之下,长视频的收视率占 16%,PVR 时移电视的收视率占 12%。这意味着,短期内,Roku 乃至流媒体依然难以成为市场的主导者。
而且,近两个季度 Roku 用户的强劲增长也有疫情的推动因素在内,后续是否还能维持这样的高增长,仍是一个疑问号。竞争对手奈飞的付费会员数也已经连续两个季度突破千万大关,总付费会员高达 1.9295 亿,这让 Roku 面临不少压力。
更关键的是,Roku 仍然处于烧钱亏损的状态。有分析师预计其亏损将继续增加,市场共识预测本财年每股亏损 1.7 美元,目前没有分析师预测到 2022 年实现盈利。Roku 要想在竞争愈发激烈的赛道上,守住股价涨势还需要用更强的实力来证明自己。
文章来源于互联网:Q2净亏损同比扩大3.6倍 Roku的活跃账户只是“僵尸粉”?

发表评论

普人特福的博客cnzz&51la for wordpress,cnzz for wordpress,51la for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