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对中国互联网企业制裁不断升级 你还会出海吗?

美国方面对中国开发者的制裁仍在升级。
从扬言封禁 TikTok、到允许微软收购但要收中间费、再到净网行动、以及这两天针对腾讯和字节跳动的 45 天禁令(详情参阅文章《川普发布最新禁令:腾讯市值蒸发 346 亿美元 字节不排除诉诸法律手段》和《如何看美国国务院针对中国开发者的净网行动?》),美国对中企的制裁,不断升级,在字节跳动之外,近两天的禁令波及了更多的出海企业,如腾讯、阿里,而“不受信任的中国 App”更是没有明确定义。中国出海企业,无论大小,都在思考下一步的出海策略。
大厂频频中招 美国市场还要做吗?
“美国市场还是要做的,毕竟用户基数大,而且用户的付费能力还很强,这是全球多数市场不具备的优势”。一位在美国做青少年社交的初创企业告诉TiTo数据。根据 Sensor Tower 的数据显示,2019 年抖音+TikTok 的收入中,美国市场用户支出达到 3600 万美元,占比 20%,仅次于中国。进入 2020 年之后,抖音在国内加速变现,中国市场的收入占比越来越高,但美国依然是抖音+TikTok 的第二大市场。
同样地,在娱乐社交赛道的 BIGO LIVE,在年初将策略转向重点拓展成熟市场。在欢聚集团发布 2020 年 Q1 财报的时候,李学凌表示“BIGO LIVE 在北美、欧洲、中东和日韩澳新这四个地区中的任何一个地区,都可以达到和 YY 直播一样的规模,这意味着未来 BIGO LIVE 的总营收规模将至少是 YY 直播的四倍”。
而从近几个月 BIGO LIVE 挤进全球非游戏 App 畅销榜 Top10,且一直没有落榜来看,成熟市场的渗透,对 BIGO LIVE 的营收贡献非常重要,而美国是最大收入市场。Sensor Tower 数据显示,2020 年上半年 BIGO LIVE 在海外 App Store 和 Google Play 的应用内购预估收入达到 1.77 亿美元,是去年同期的 2 倍。收入最高市场是美国,占比 33.8%,约为整个收入的 1/3。也就是说美国市场的月均流水可能在 1000万美金左右。另外的例子也不少,如今年下半年计划赴美上市的跨境电商 App SHEIN。
而对于做休闲游戏的一些中小开发者,也向TiTo数据表示,虽然做休闲游戏没有文化门槛,但美国市场是少数能赚到钱的市场之一。不论是依靠内购还是做广告变现,“美国市场还是要做的”是大多数中小企业给TiTo数据的答案。
而相比于初创企业继续做美国市场的坚定态度,更多的大型厂商还在观望阶段,特别是在美国国务院发布净网行动和特朗普宣布对 TikTok 和微信的禁令之后,阿里云、腾讯云在美国的访问也可能会受限。而特朗普又将封禁范围从字节跳动和 TikTok 身上又扩大到微信和腾讯,这放出了非常不好的信号。
那些已经在美国拥有了大规模用户群体的厂商很有可能树大招风,在这一系列的事件中受到牵连,而内容向、社交向可能更是比较容易踩雷的赛道。
“对新晋出海创业者来说,可能还是福音。新 App 不在监控名单中,赛道并没有黄。但是老牌的中国出海 App 会遭到政府打击,特别是存储较多用户信息并且提供云服务的 App,毕竟名声在外躲得过一时躲不过一世。”九日论道公号的主理人这样认为,在自己做 App 出海的同时,他也在为出海企业提供咨询服务。
一位常驻美国地区、看出海项目的投资人则表示,即使最近中美之间的摩擦让整体出海局势多了很多不可控因素,但是出海的大趋势不会改变,中国的资本对美国项目的投资近期可能会减少,但不会切断,一旦时机合适还是会出手。而且不仅是出海美国市场的中国企业,美国还有一些其他市场没有的优质的国际化项目,比如 Club Factory 这样从硅谷出来走向东南亚的优质项目。所以出海圈还是要继续关注北美和国际市场,不能放松。
“其实从去年的贸易战开始美国就已经对中国企业有了很多限制,但即便如此也没影响到中国在美国的投资,所以也暂时不必对最近发生的一系列事件过于担心。”
该投资人还称,TikTok 出事之后大部分开发者可能会经历一段时间的蛰伏期,主动放缓公关、业务的扩张等。但另一方面对创业者来说,美国市场还有很多机会,比如在疫情的影响下,美国扩张很快的电商、线下贸易等行业。创业者应该在整体放缓节奏的同时抓住这些机会。
相对于这位投资人的乐观,一直关注美国对中企业实施打击的浙江垦丁律师事务所资本市场负责人朱莎认为,“从美国之前对中兴、华为等通信企业的打击,到印度、澳大利亚等国家开始限制中国互联网企业发展,说明海外投资环境已经不是想象的美好,国家经济发展疲软、内部矛盾的撕裂,会加速投资环境恶劣化,而这也不是短暂的,中国对外发展互联网业务的企业要适应这种越来越密集的挑战。因为这会是一种常态。”
但她同时认为,企业也不要因此失去向外拓展的冲劲。“从这次事件可以看到部分国家、包括美国本土也有大量反对声音,逆全球化还是暂时的,这也正是中国不少电子通信、互联网企业在非洲、欧洲等地区逆势增长的原因。”
只不过在方向不变的前提下,在策略上可能会发生一些变化。
继续进军美国市场,业务和态度都要有转变
净网行动的新增计划出来以后,虽然还未落地,而且限制的主要是大厂的发展,但对中小出海企业还是有影响。“很多出海美国的企业用的都是阿里云”,一位做美国市场的创业者告诉TiTo数据。
也就是说如果阿里云等整中国云厂商在美业务被限制,中小创企的业务也无法顺利进行,而多数中小厂商更倾向于提前反应。一些做美国市场的开发者告诉TiTo数据,他们已经在做云迁移。另外很多中小型出海企业都在做主体切换,在新加坡或者业务部署地注册新的公司主体。而根据观察,一些大厂也在加紧切换,“只是不知道还有没有用,大家都比较担心”。
“建议出海美国的 App 首选亚马逊云。其次建议购买亚马逊云服务的时候,主体用海外账户,以免被关联成中国企业。”九日论道 Ben 建议。
不利的一点是,亚马逊云比阿里云价格更高,但是考虑到安全性,许多开发者还是不想冒险。
 
亚马逊云和阿里云价格对比丨数据来源:Medium
现阶段,尽可能保留住美国业务线的同时,中小开发者还要做更长远的打算,选择一些增长较快、对中国更加友好的市场,例如东南亚、俄罗斯、中东、拉美等。其中东南亚市场一直比较稳定,用户量又大,是一个值得开发者考虑的市场。“不建议再将美国作为长期耕耘的主战场,除非你有条件真正地在美国开设公司。美国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开放,因为它的开放始终服务于American First。”Ben 建议。
除了业务层面的战略调整,朱莎表示,这次美国总统有权封禁 TikTok 的一个砝码是,CFIUS 有权推翻 TikTok 对 Musical.ly 的收购。CFIUS 是美国内部一个跨政府部门的委员会,成员来自美国财政部、国土安全部、国防部、能源部等等,其主要职责是审查外国投资者在美国进行投资或收购对国家安全的可能影响。最初它只是给整体提供咨询意见,但随着时间推移,影响力越来越大。2007 年美国国会通过了《投资和国家安全法》(FINSA),根据 FINSA 的规定,总统和 CFIUS 都有权从“国家安全”角度考虑,禁止或暂停外国投资者对美国企业的投资。CIFUS 过去主要审核的是业务并购对国内实体经济利益的影响,特朗普在 2018 年 8 月签发的《外国投资风险评估现代化法案》(FIRRMA),将个人隐私和数据上升到国家安全层面,一些与之相关的并购交易进入审查范围, “ 自愿” 申报也被 CIFUS 修改为了特定条件下的“强制申报”(外国投资者收购某些涉及关键基础设施、关键技术或美国个人信息等相关类别的美国企业)。美国财政部又在 2020 年 2 月 13 日颁发生效了关于《外国人在美投资的新规》(Provisions Pertaining to Certain Investments in the United States byForeign Persons),新规和 FIRRMA 都将个人隐私和数据上升到了国家安全层面。
本次 CIFUS 提出重新审查 TikTok 在 2018 年收购 Musical.ly 的交易,其根据就是 FIRRMA 法案授予了 CIFUS 重新开始已完成审查的权限,以强制申报原则为切口,重新审查该收购交易。
“投资结构、政府关系与当地的监管体系,已经是互联网企业出海布局不可忽视的层面。“朱莎表示,“提前防范才能减少被动局面。”
 “TikTok 的案例告诉其他的出海开发者,除了技术层面,需要考虑的问题还有很多,比如收购海外的公司时,要考虑 CFIUS 的规则,比如如何游说国外政府,处理好政治问题。中国企业出海是一个长期而且充满斗争的过程,TikTok 也算是做了一次积极的探索。” 出海创业、也做自媒体的李自然在近期的一期 Vlog 里如是说道。
文章来源于互联网:美国对中国互联网企业制裁不断升级 你还会出海吗?

发表评论

普人特福的博客cnzz&51la for wordpress,cnzz for wordpress,51la for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