抽成过多缺乏延展性 外卖业务并非Uber在疫情中的盈利希望

疫情导致全球各地的人们都在家进行远程办公,这让消费者对网约车服务的需求急剧下降;与此同时,外卖行业却因为相同的原因而蓬勃发展。
这一趋势也体现在了 Uber 的第二季度财报中。在今年第二季度内,Uber 整体营收下降 29%,为 22.4 亿美元(约 155.61 亿人民币);其网约车业务营收下滑 67%,总额为 7.9 亿美元(约 54.88 亿人民币)。与此同时,由于餐馆配送需求的增加,外卖服务eats则上涨了 103%,总营收高达 12.1 亿美元(约 84.06 亿人民币)。
Uber 的报告宣称,其二季度调整后的 EBITDA(未计利息、税项、折旧及摊销前的利润)损失达 8.37 亿美元(约 58.15 亿人民币),这一数据并不包括与新冠疫情相关的特殊成本。不过值得注意的是,出行业务却并非造成亏损的主要原因。
外卖平台与入驻餐厅的矛盾
尽管受到了疫情的冲击,Uber 的出行业务依然获得了 5000 万美元(约 3.47 亿人民币)的调整后 EBITDA 利润,而外卖服务却亏损了 2.32 亿美元。尽管外卖服务的营收较去年翻了一番,然而亏损额却只在去年同期 2.86 亿美元的基础上进行了小幅度的收窄。
此前,Uber Eats曾决定退出包括印度和韩国在内的几个表现不佳的市场,对此Uber管理层曾表示,公司只会在市场份额有望跻身前二位的国家开展外卖服务。
从长期来看,第三方餐厅外卖业务也存在一定的自身问题。为了争夺市场份额,Uber 和 DoorDash 已经损失了数十亿美元。日益激烈的竞争加重了 Uber 在优惠折扣和运营方面的开销,同时高昂的外卖佣金也导致入驻餐厅无利可图,这也引发了它们对平台的不满。在疫情期间,不少餐馆和市政府对这种模式进行了抵制,设定了第三方平台的收费上限。
同时,Uber 最新的报告还指出了其外卖业务的另一个问题。
缺少资金延展性(Scalability)
对于电商与外卖业务而言,新冠疫情无疑是一个绝佳的发展机会。Amazon、Shopify、Wayfair 以及 Etsy 的第二季度销售额都出现了大幅度增长,这些大公司将疫情期间的需求转换成了线上服务,提升了自己的盈利能力。
以 Wayfair 为例,该公司经历了自上市以来的首个盈利季度,其营收增长 84%,达到 43 亿美元(约 298 亿人民币),根据报告显示,其 GAAP(一般公认会计原则)净利润为 2.739 亿美元(约 19.03 亿人民币)。然而在去年第二季度中,Wayfair 还只有多达 1.811 亿美元(约 12.58 亿人民币)的 GAAP 净亏损,这意味着该公司实现了近 5 亿美元(约 34.84 亿人民币)的利润增长。
尽管同样在疫情期间经历了快速发展,但 Uber 的外卖服务却依然无法盈利。而其中的部分原因则可以在财报中发现。
长期以来,Uber 一直在向合作骑手支付额外的佣金,并承诺——佣金的支付额度将高于顾客支付的快递费。与高利润的网约车业务不同,Uber 无法直接向消费者提供服务,也无法直接从消费者手中收取费用,同时外卖营收中的主要部分则流向了餐厅。这意味着Uber还得在餐厅与消费者之外,单独付给骑手一笔佣金。
顾客支付的费用不足以弥补骑手的佣金,而营业成本更是难以支持,所以 Uber 必须要从入驻餐厅中抽取剩余的费用,否则就会亏本。这是造成 Uber 与餐馆紧张关系加剧的原因之一,许多餐馆都认为,Uber 这类外卖平台向他们收取了过高的费用。
在竞标 Grubhub 失败后,Uber 以 26 亿美元(约 180.62 亿人民币)的价格收购了 Postmates,同时公司也正在向食品杂货等领域扩张,以进一步拓展其配送网络。收购 Postmates 或将帮助 Uber 在外卖领域获得急需的优势,但就目前而言,Uber 在这一领域的经济状况似乎不太乐观,而向新的扩张只会进一步影响该公司的盈利表现。
本文编译自 The Real Weak Spot in Uber’s Earnings Report。
文章来源于互联网:抽成过多缺乏延展性 外卖业务并非Uber在疫情中的盈利希望

发表评论

普人特福的博客cnzz&51la for wordpress,cnzz for wordpress,51la for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