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ynga vs. Supercell:当游戏公司成立十年时的问题回顾与未来展望

5 月初,芬兰手游发行商 Supercell 的首席执行官埃卡·潘纳宁(Ilkka Paananen)在公司成立 10 周年之际,于官网发布了一封题为《十年的 10 条总结》的长信。信中回顾了公司成立十年来所取得的成绩,以及从中总结出的经验教训。“招人要慢”、“长期发展”、“用信任取代集中化管理”是这封总结信的几个关键信息。
一提到 Supercell 的运营方式,许多业内人士都会将其视为异类,甚至有人称Supercell“走了大运”,因此造就了他们 “管理和运营有点随意的”的形象,而这种做法通常无法获得长久的成功。
尤其是在近年来,随着 Supercell 的收入和盈利能力逐年下滑,人们对 Supercell 的运营方式,以及其作为手机游戏公司的价值理念都产生了诸多质疑。

其中一些业内人士认为 Supercell 幸亏不是一家上市公司,否则它的表现实在让人无法接受;还有人觉得它应该对标 Zynga,向这一方向努力;甚至还有人觉得腾讯对 Supercell 的投资就是一个败笔。
另一方面,曾一度濒临破产的美国社交网络游戏开发商 Zynga,却在过去几年里通过一系列高增值的收购交易,使自身业务得到突飞猛进的增长。下图是 Zynga 在近几年内的收购交易。

一家公司似乎在走向衰落,而一家公司则强势崛起。此时对这两家公司的差异性和相似性进行思考,会具有很强的启发意义。就此,TiTo数据选取 DOF 最新博文《Zynga vs. Supercell – How One Ascended and the Other Decline》进行编译,以分析 Zynga 与 Supercell 各自的发展历程与未来前景。
Sensor Tower 的数据显示,这两家公司都是排名前十的移动游戏发行商。然而在这之前,人们无法想象 Zynga 有朝一日会与 Supercell 相提并论。
不过,随着 Zynga 收购土耳其纸牌游戏公司 Peak Games,其营收乃至自由现金流(FCF,财务价值的最终衡量标准)已经与 Supercell 非常接近。
根据过去几年的数据趋势,DOF 预计 Zynga 有望在未来几年内在自由现金流(FCF)方面超过Supercell。两家公司 2015 年—2019 年的 FCF 外推图和 2020 年—2024 年的预期线性外推图如下所示。

Supercell 财务报告。 | WSJ
那么,哪家公司更有价值?这两家公司是否有潜力成为世界上最有价值的移动游戏公司?从长远来看,哪家公司的发展策略更为成功?以上这些问题就是本文所要分析的重点。
Supercell与Zynga的区别
在战略和组织层面,Supercell 和 Zynga 差异明显。Supercell 更专注于微创新,它们通常在现有玩法/品类的基础上,简化流程并重新设计游戏作品。
其中《Clash of Clans》大量借鉴了《Backyard Monsters》的玩法,并针对移动平台进行了机制优化;《Clash Royale》也从 PC 游戏《Starcraft Nexus Wars》中汲取了大量灵感,并极大地改善了移动用户的游戏体验;《Brawl Stars》则是在现有的 PC 端 MOBA 游戏基础上,尝试将其机制移植到移动端。
在这方面,它与暴雪(Blizzard)曾经采取的方式非常相似,也就是在现有玩法的基础上进行大量的改良优化。
Zynga 则从一开始就更加关注发行和常态化运营。公司以采取规模化竞争并在营销上战胜对手而闻名。即使在今天,其采用的收购战略在本质上还是围绕着实现规模化竞争而进行。
从产品的角度来看,这两家公司最大的区别则在于 Supercell 更注重整体体验,而 Zynga 则更专注于改善细节。因此,这两家公司最大的区别可以简化为——Supercell 专注推出新的大型热门游戏,而 Zynga 则专注于发展现有游戏,正如下图所示。

Supercell
Zynga

产品

内部开发的爆款游戏
新IP开发

从外部授权拥有成为爆款潜力的游戏
常态化运营

产品策略
注重于简化核心循环(Core   Loop)并提升游戏质量,以提升游戏整体体验
对游戏进行逐步改进,注重常态化运营与变现

人事策略

聘用最好的专业人才
关注职员的工作能力与自主性

收购最好的开发团队,使之与企业文化相契合
注重员工间关系

文化核心
人才,质量,独立性
大规模,成功模式,运营优化

运营目标
长期策略以及营收
季度财报

Supercell与Zynga的相似之处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这两家公司之间存在差异,但在核心战略上也存在相似点。它们可以被主要归纳为两点,那就是对永久性 IP 的打造(专注开发人们能长时间投入的游戏产品),以及去中心化并赋予工作室自主权(权力下放并赋予工作室或团队自主权)。
打造永久性IP
Supercell 推广了永久性 IP 的理念。如今在新成立的游戏初创公司中,有近 90% 的宣传资料里都会出现这种说法——要开发出让人们能玩许多年的游戏。
Zynga 也持有类似的观念,常态化的游戏运营可以长期持续地产生稳定、可预测的收入,这也是 F2P 手游成功背后的最大推动力之一。《Poker》是 Zynga 推出的第一款游戏,它利用其早期的规模化优势开发出了一系列产品。与其他形式的娱乐内容不同,这些游戏可以持续不断地为 Zynga 带来自由现金流。
这两家公司均了解并有能力对这些游戏进行长期持续的优化提升,最终将游戏打造成永久性的 IP 产品。这是它们之间的共性,也是关键的竞争优势。
去中心化与自主权
在 Supercell 成立之初,其宗旨就是建立一个扁平化、去中心化的团队架构。实际上,这种分权模式也正是该公司名称的寓意所在,即由多个小的独立单元构成的集合体。
Supercell 的首席执行官埃卡在博文中表示,其团队完全可以推翻公司的游戏产品决策。他指出,尽管团队外的其他员工对这一策略持怀疑态度,但这种独立性无疑为公司带来了巨大的成功。
有趣的是,Zynga 也采用了类似的去中心化运营模式。将自主权交给被收购的工作室,公司甚至不运营 UA 等业务。
不过,去中心化也会带来一个较常见的问题。游戏需要专业的背景知识辅助开发才能获得成功,这导致依托总部发展起来的集中管理团队基本上没什么用处。事实上,中心管理层的共同智慧对产品本身反而弊大于利。
哪家公司估值更高?
一个公司财务估值的大小,应该依据公司未来所有预期现金流的折现价值进行评估,并将其设定为净现值。
那么,哪家公司更有价值呢?根据历史表现来说,答案显然是 Supercell。但一家公司的估值不仅要参照历史表现,还要看市场对其未来表现的预期。从这一点来看,Zynga 似乎更被看好。
因此对这两家公司而言,最大的问题是对未来现金流的预期。Supercell 究竟是会遵循过去 5 年的发展趋势,还是会再次推出一款重磅产品,从而扭转其收入和自由现金流的下行走势?

下图是两家公司在此前依据公开信息的估值情况。

Supercell 与 Zynga 的估值对比。 | Deconstructor Of Fun
如果腾讯真如报道所说,在 2019 年 10 月以 4000 万美元的价格收购了 Supercell 1.2% 股权的话,那么相比与 2016 年 102 亿美元的估值,如今 Supercell 的估值可能已大幅下跌。
如果与全球顶级手机游戏发行商相比,这两家公司如今的竞争能力又处于什么水平?它们有可能登顶,成为全球市值最高的手游公司吗?

根据 Sensor Tower 的数据,2020 年一季度全球十大手游发行商的市场份额排名如上图所示。图中Zynga 的总营收并未包括 Peak Games 的营收业绩,如果将 Peak Games 的营收计算在内,那么 Zynga 在 2020 年第一季度的总收入将达到 3.365 亿美元,排名从第 8 位上升到第 4 位。
需要明确的是,自由现金流是决定公司市场估值的关键,但由于这些手游发行商的全部信息无法取得,因此本榜单只能根据净收入进行评估。
从这一角度来看,腾讯显然是全球最有价值的游戏公司。Supercell 的营收规模和目前的发展趋势都表明,它与腾讯之间还存在着巨大的差距,除非 Supercell 能将收入翻上五到六倍。如果 Zynga 能够继续保持其增长态势,那么它最终挑战腾讯的可能性将会大一些,但是其发展到腾讯水平的可能性也并不高。
因此对两家公司来说,更为现实的目标是与 Playrix、King / Activision 或 Playtika 争夺欧美市场领头羊的地位。如果没有征服中国市场,那么 Supercell 和 Zynga 中的任何一方都无法与腾讯相媲美,成为市值最高的手游公司。
两家公司的长远竞争力
再回到本文开篇提出的最后一个问题“从长远来看,谁的经营策略会更成功?哪家游戏公司的估值又会相对更高?”
手游行业目前发展势头正旺,越来越多的人们开始对低成本在线娱乐产生浓厚兴趣。因此两家公司也都会在将来维持增长的强劲势头,并获得稳定的收益。
不过相对来讲,Supercell 却依然更有优势。主要原因在于两点——手游行业的并购大潮已经结束,快速获得高额利润的时代也将被终结;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大规模常态化运营也将得到普及。
Zynga 的所有增长都是通过收购实现的。它出色地完成了一系列大规模并购交易,推动公司扭亏为盈,从而实现了迅速增长。
那么,还有多少中等规模的手游企业可以收购呢?实际上并没有多少。此外,通过收购来实现增长也是一种非常冒险的策略。在合并之后,有些企业可能在文化理念上很难整合,在价格上也可能会无法达成共识,企业的并购有可能无法产生真正的协同效应。
如下图所示,目前拥有收购价值的小型和中等规模手游公司已经所剩无几。

除此之外,许多新晋的发行商也开始转而采用常态化运营策略,这让运营优化背后的秘密被进一步公开。
随着时间的推移,常态化运营策略将在手游领域中得到进一步推广。对于游戏工作室来说,如何能制作出新的爆款游戏,而不是一味专注于优化和扩展现有游戏,将变得越来越重要。
总结
如今外界还很难断言 Supercell 是否已经解决了自身的问题,也无法保证它没有潜在的发展隐患。DOF 网站上也曾出现过其内部主要负责人或设计师离职的传言,如果传闻属实,那么 Supercell 走向衰落的原因可能就来源于关键人才的流失。
不过从长远来看,Supercell 的准备工作依然更为充分,也因此在发展上更有优势。这个判断是基于未来 10 年的时间维度做出的。当然, Zynga 在今年以及未来一两年内的表现也值得期待。
然而如果将时间跨度拉长到未来 50 年,那么两家公司的成功概率就都会变得很低。事实上,这两家公司如果能幸存到 2070 年都会令人感到惊讶。游戏行业不会有第二个杰夫·贝佐斯(Jeff Bezos,亚马逊创始人),因此在手游乃至整个游戏领域中也不会出现第二个亚马逊,只有腾讯可能会成为例外。
本文编译自 Zynga vs. Supercell – How One Ascended and the Other Declined。
文章来源于互联网:Zynga vs. Supercell:当游戏公司成立十年时的问题回顾与未来展望

发表评论

普人特福的博客cnzz&51la for wordpress,cnzz for wordpress,51la for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