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2012年首届女性玩家大会到现在 沙特女性用户正在崛起

2012 年 4 月,三位大学新生 Felwa、Tasnim 和 Najla 正在利雅得苏丹王子大学的校园里焦急地等待着。在过去 6 个月里,她们的生活被一个大胆的想法所占据——由于女性长期被禁止参与沙特阿拉伯最大的年度游戏活动 “玩家日大会”(Gamers’ Day convention),她们决定发起有史以来第一个专门为女玩家举办的聚会。当这几位组织者清点主机以及布置海报时,她们也在担心是否会有人参会。
在过去十年里,沙特的游戏产业发生了巨大变化,对于女玩家而言这种变化尤其显著。在21世纪初,沙特对娱乐产业有着严格的道德规范,而游戏大多会通过灰色产业链或非官方渠道进行售卖。
23 岁的大学毕业生 Areej 从父亲那里萌生了对游戏的兴趣,她的父亲也经常光顾一些小商店,在那里花上 10 里亚尔(约合 2 美元)就能买到盗版的热门游戏。她回忆到:“我父亲经常玩日语和英语游戏,尽管那时候他连英语都不懂。他在玩游戏的时候就把字典放在旁边,结果玩游戏反倒成了我父亲学习英语的契机。”
Areej 希望从事“游戏本土化工作”,这个工作主要是将英语游戏翻译成阿拉伯语。而这一职业在十年前的沙特不可能出现。
在 2007 年索尼公司于沙特推出 PlayStation 3 之后,当地的游戏产业开始逐渐成型。第一届“玩家日大会”在 2008 年举行,四天的活动共吸引了 6 万名男性观众。
大会为许多电子游戏公司提供了展示其最新设备和产品的机会,玩家还可以体验到未发行游戏。在 2012 年这三位女孩创建“女性大会”(Girls Con,后来被称为 GCON)时,全球游戏产业规模已经达到了 700 亿美元。
在 GCON 成立前的几个月里,团队中唯一有工作经验的 Tasnim 向只有男性员工的任天堂(Nintendo)和 PlayStation 阿拉伯公司提出赞助方案。即便手中没有中东的女性玩家数据,她仍然做出假设,认为沙特的游戏玩家性别比例可能与美国基本一致,即女性玩家占全部玩家群体的 47%。
不过 Tasnim 却没有办法证明这一论断。在当时,沙特女性玩家群体还是一个私密的空间,她们通常都只会在家里的卧室玩游戏。
Felwa 认为:“你可以找到不少玩电子游戏的女孩,但她们大多只玩手游,我不知道有多少人喜欢硬核游戏。”类似《Angry Birds》和《Candy Crush》这样的手游在沙特很流行,沙特的手机普及率已经达到了 90%。不过Felwa却很好奇有多少女孩像她一样是伴随着《Tomb Raider》、《Tekken》等硬核作品一起长大的。
最终她惊喜的发现,举办活动的大厅中涌入了将近 3000 位女性,其中一些只有 13 岁,还有的已经 50 多岁了。Felwa 说:“我从没想到会有妈妈们前来参会。”在那时,女性在公共场合还必须穿传统的黑色长袍(Abaya),同时要带上头巾。只有当进入会场时,她们才会脱下长袍,露出一系列Cosplay服装。
在长廊里,平日里被要求保持低调的女孩们跑来跑去,试玩由 PlayStation 和任天堂赞助的各种游戏。在大厅的一侧,首次进行 Cosplay 角色扮演的女孩们正借助这一难得机会进行展示;另一侧则有 150 人排着长队,等待参加《Call of Duty》锦标赛。

Al-Moqbel 正领导沙特阿拉伯的女性游戏社区。 | Rest Of World
虽然中东地区只代表了国际游戏产业的一小部分,但同时也是一个正在迅速扩张的市场。早在 2017 年,海湾合作组织(Gulf Cooperation Council)成员国的游戏产业营收就已经达到了 6.93 亿美元,其中大部分都与电子竞技有关。预计到 2021 年这一数字将突破 8.21 亿美元,快速的增长也与新冠疫情有着密切联系。
在海湾六国中,沙特的增长最为瞩目。30 岁以下人群占据了沙特阿拉伯人口的 50%,游戏已经成为沙特年轻一代的象征。
近年来,玩着 Atari 游戏机长大的年轻王室成员——Faisal bin Bandar 王子计划将沙特打造成为中东游戏产业(价值 1600 亿美元)的中心。在他的领导下,沙特电子与智慧运动联合会(SAFEIS)计划将电竞产业的营收占比在 2030 年提升到该国 GDP 的 1%(约 220 亿美元)。
尽管沙特阿拉伯在电子竞技方面起步较晚,但该国的男性玩家已经取得了出色的成绩。自从 2017 年以来,Faisal 王子和 SAFEIS 就在挑选、指导和指派专业电竞选手参加世界级比赛。在 2018 年,年仅 18 岁的 Mossad AI-Dossary 在伦敦举行的世界足联电子世界杯比赛(FIFA eWorld Cup)中夺得冠军,获得 25 万美元奖金,成为媒体关注的焦点。
然而尽管电竞产业发展迅速,但沙特的女性玩家却仍然在寻找发展机会。以 Felwa、Tasnim 和 Najla 为代表的一代女性玩家都在宗教警察的监督下长大,当时的公共场所会按性别实施隔离政策。
时至今日,尽管女性仍不能享受与男性同等的权利,但 Mohammed bin Salman 王储已经放宽了监管和强制性着装规定,让女性的一些娱乐方式得以合法化。Tess 表示:“我很难向那些没有过这种经历人们描述当年的沙特。那时候没有剧院,专供女性使用的体育设施也很有限,所以大多数时候我们只能待在家里,游戏就是我们仅存的一切。”
23 岁的 Raghad 目前在一家矿业公司工作,但她的梦想是成为一名电子游戏的配音演员。虽然从小到大都没离开过沙特,但她的英语有着浓重的美国口音,这是她从一位美国老师以及 YouTube 上的大量视频中学来的。
因为在结婚之前还不能单独出国学习,因此 Raghad 正考虑通过网课资源学习表演配音课程。即便在如今的沙特,因各种限制只能利用游戏娱乐的女玩家依然普遍存在,这也正是 GCON 为何显得如此重要的原因。

在 2018 年,Felwa、Tasnim 和 Najla 将 GCON 交给了 Ghada AI-Moqbel(18 岁的她在 2013 年第一次参加了 GCON)运营。现如今她已经成为沙特阿拉伯女性游戏社区的领导者。
随着 bin Salman 掌权并开始废除其国内的性别限制,GCON 组织者也会定期召开会议,讨论专门为女玩家打造的游戏展会是否还拥有存在价值。对于 Ghada 来说答案则是肯定的。虽然人们对女性游戏玩家的态度有所改善,但沙特国内社会仍有一部分人对这种新兴文化感到不安。
当 GCON 在 2012 年第一次举行时,不少参会者被批评沉迷于所谓的不道德行为,而女玩家的社交媒体账号还经常遭到黑客攻击。面对社会上的不少反对声音,许多沙特妇女仍然倡导大力推广女性活动。
就像沙特这个国家一样,GCON 也在不断发展。Ghada 表示:“我们不再只是娱乐展会。GCON 的意义在于捍卫女性权利,同时让她们认真对待游戏和电子竞技产业。”在今年 8 月中旬,诺拉·宾特·阿卜杜勒拉赫曼公主大学(全球最大的女子大学)宣布,将专门开设一个动画学位课程。
自 Ghada 接手 GCON 以来,该组织就在不断扩大,同时定期举办技能拓展和年度论坛活动。虽然 GCON 一直对女性玩家保持高度关注,但她同时也对与男性玩家群体的合作持开放态度。
在 2017 年,“游戏玩家日”的组织者与 GCON 合作,举办了该国首个男女玩家可以同时参加的游戏展会。
本文编译自 She’s got game。
文章来源于互联网:从2012年首届女性玩家大会到现在 沙特女性用户正在崛起

发表评论

普人特福的博客cnzz&51la for wordpress,cnzz for wordpress,51la for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