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骨文交易引用户担忧 TikTok还能像原来那样有吸引力吗?

原标题:甲骨文交易引用户担忧 TikTok还能像原来那样有吸引力吗?
作者:金鹿

腾讯科技讯  9 月 15 日,拥有流行短视频分享应用 TikTok(抖音海外版)的字节跳动已经选择甲骨文作为其美国技术合作伙伴,以维持其在美国的业务运营。此举对普通用户意味着什么?
TikTok 用户的忧虑
市场研究机构 eMarketer 分析师黛布拉·阿霍·威廉姆森(Debra Aho Williamson)表示:“甲骨文交易对 TikTok 用户的影响目前很难预测,因为我们还不清楚甲骨文将扮演什么样的角色。TikTok 用户最大的顾虑是,他们喜爱的应用会不会继续存在。他们非常喜欢 TikTok,以至于许多 TikTok 用户已经将手机上的位置改到了加拿大,这样即使 TikTok 在美国被禁止,他们也不会失去对 TikTok 的访问权限。”
甲骨文的声明是在 9 月 20 日禁令之前一周发布的,那也是字节跳动将 TikTok 美国业务出售给一家美国公司的最后期限,否则其将面临因国家安全担忧而被禁止的风险。由于甲骨文与特朗普政府的亲密关系,甲骨文可能拥有达成交易的内幕消息。
TikTok 在声明中表示:“我们可以确认,我们已经向美国财政部提交了一份提案,我们相信这将解决政府的安全担忧。”美国财长史蒂文·姆努钦(Steven Mnuchin)周一表示,根据该提案,一个关键因素将是确保这项技术对美国用户是安全的。他说:“我们的技术团队将与他们一起审查,看看他们是否能做出我们需要的改变。”
如果政府批准了这笔交易,TikTok 将继续在美国运营。甲骨文对 TikTok 的计划目前尚不清楚,但韦德布什证券公司分析师丹尼尔·艾夫斯(Daniel Ives)预计,如果交易获得通过,对消费者来说不会有太大变化。他说:“使用 TikTok 的普通青少年不会发现其中的区别。”
但威廉姆森表示,对甲骨文来说,赌注将很高。对于众多用户来说,TikTok 不仅仅是华而不实的娱乐应用,它还是一个充满活力的社区。她说:“如果甲骨文的参与导致这种体验发生任何改变,他们都会感到悲痛欲绝。”
分析人士认为,甲骨文将需要确保这项服务保持对用户及其影响力的控制。在美国,据估计 TikTok 的月度活跃用户超过 1 亿。
伯恩斯坦(Bernstein)分析师马克·莫德勒(Mark Moerdler)在一份研究报告中称:“我们坚信,TikTok 的用户群只是因为在家订购和远程学习而增长,但它也可能受到了围绕 TikTok 未来不确定性的负面影响。”
Forrester 分析师杰夫·波拉德(Jeff Pollard)表示,甲骨文应该允许美国 TikTok 团队独立运营,就像微软收购 LinkedIn 时所做的那样。
随着甲骨文与 TikTok 达成协议,成为 TikTok 在美国合作伙伴的消息传开,许多 TikTok 用户开始发布庆祝视频,称这家企业软件巨头是该平台的“救世主”。这项协议可能会让 TikTok 在美国存活下来。
TikTok 的一名创作者发布了一段视频,视频中她兴奋地四处奔跑和尖叫。在视频中,她说:“我们哪儿也不去!”另一名用户分享了一篇关于即将达成交易的新闻截图,上面覆盖着动画烟火,并写道:“重大突发新闻!看起来甲骨文是 TikTok 的救星!”另一位创作者在一段视频中说:“甲骨文来得很匆忙,刚刚完全挽救了局面。我们都非常感谢你。我们爱你,你是我们的最爱。”
但这是个有点儿奇怪的组合,因为甲骨文是一家企业技术公司,在社交媒体方面几乎没有经验。对于许多 Z 世代(他们构成了 TikTok 用户基础的很大一部分)来说,甲骨文并不是一个家喻户晓的名字。18 岁的 TikTok 明星卡特·肯奇(Carter Kench)拥有 240 万粉丝,他说他从来没有听说过这家公司。他表示:“我还是不知道这是什么。出于某种原因,我想说它就像一家眼镜公司。”
近几个月来,TikTok 用户对这个社交平台的未来深感忧虑,因为特朗普政府已经采取行动,如果没有找到美国买家,就会禁止它。这在用户中引起了恐慌,许多网红争先恐后地寻找可行的替代方案,并鼓励粉丝在其他社交网络上关注他们,以防万一。
美国当地时间周日,知情人士爆料 TikTok 和甲骨文将在美国展开合作,这笔交易旨在满足特朗普政府对这款短视频应用程序的国家安全担忧。TikTok 和甲骨文之间协议的确切性质尚不清楚,但没有被描述为直接出售。该交易仍需得到特朗普政府的批准。
拥有 230 万粉丝的 25 岁 TikTok 网红瑞安·凯利(Ryan Kelly)在谈到即将达成的交易时说:“我对此非常感谢。自从新冠疫情爆发以来,很多人失去了工作。对我们中的一些人来说,这是我们唯一的收入来源。如果我们能保住它,那是一个巨大的祝福。”
凯利在迪士尼乐园的工作自 3 月份以来就处于暂时解雇状态,并依赖 TikTok 作为他的收入来源。他与 Bumble 和 Vudu 等品牌合作推广他们的应用程序,他是 TikTok 创作者基金的一部分。按照该计划,TikTok 根据网红视频获得的点击量向创作者支付费用。凯利说:“如果交易已成定局,肯定会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也有一种平和的感觉。”
在 TikTok 视频和评论中,有些用户指出甲骨文高管和特朗普之间的联系,并表达了他们的反对意见。一位 TikTok 用户写道:“糟糕的是,收购 TikTok 的公司实际上支持特朗普。”紧随其后的是一个翻白眼的表情符号和两张哭泣的脸。在一段视频中,一位人士评论说,“TikTok 现在归特朗普的一名支持者所有。”
这已经不是 TikTok 用户第一次直言不讳地谈论特朗普了。数以万计的 TikTok 用户通过预订他们没有参加的塔尔萨集会的门票,在特朗普的竞选活动中大肆宣传。
但 20 岁的 TikTok 经理瓦利德·穆罕默德(Walid Mohammed)认为,尽管可能会有一些反弹,但大多数人会为 TikTok 继续存在而感到高兴。他认为甲骨文高管与特朗普政府的关系不会阻止人们使用这款应用。他说:“这就像人们讨厌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但我们仍然在使用 Facebook 一样。”
甲骨文的好处
甲骨文正在收购 TikTok 吗?事实并非如此简单,微软和沃尔玛也是收购 TikTok 美国业务的竞标者之一,但字节跳动不愿放弃其算法,即向用户推荐视频的技术。艾夫斯说,因此字节跳动与甲骨文达成协议,选择后者作为在美国的技术合作伙伴,这意味着后者将向 TikTok 提供后端技术支持,并缓解特朗普政府对美国用户数据安全的担忧。
沃尔玛周日表示,它正在继续“与字节跳动领导层和其他感兴趣的各方”进行讨论。沃尔玛在一份声明中称:“我们知道,任何获得批准的交易都必须满足所有监管和国家安全方面的担忧。”
艾夫斯说:“TikTok 已经没有退路,没有一家公司会在没有算法的情况下直接收购这家公司。另一种选择是合作,对甲骨文来说,这是为了控制资金流入和流出,而甲骨文是值得信赖的供应商和坚定的美国技术提供商。”美国财政部领导的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FIUS)必须批准甲骨文的合作伙伴关系,该委员会负责审查涉及国家安全问题的交易。
甲骨文与特朗普政府关系密切,与美国政府有着长期合作的记录。分析师表示,这可能有助于推动 TikTok 交易。甲骨文联合创始人兼董事长拉里·埃里森(Larry Ellison)曾公开支持特朗普竞选,并在 2 月份为特朗普的连任竞选活动主持了一场筹款活动。其首席执行官萨夫拉·卡茨(Safra Catz)是总统过渡团队的成员。
Forrester Research 分析师波拉德在一篇博客文章中表示:“埃里森与美国政府(特别是情报界)有着悠久的合作历史。甲骨文的第一个客户就是中央情报局(CIA),该公司的名字甚至就是以埃里森及其联合创始人从事的 CIA 项目命名的。”今年 8 月,特朗普称甲骨文是一家“伟大的公司”,“肯定会是有能力处理这件事的实体”。
eMarketer 分析师威廉姆森说:“我怀疑 TikTok 的许多年轻用户是否知道甲骨文到底是干什么的,甚至是否非常在意它。”
甲骨文是一家企业软件和云计算服务公司。波拉德表示,甲骨文对落后于竞争对手亚马逊 AWS、微软 Azure、阿里巴巴云和谷歌云感到沮丧,因此一直在努力赢得更多商业客户,并通过与 Zoom 等知名品牌达成交易来增加其“时髦因素”。波拉德说,TikTok 在全球拥有 8 亿用户,在美国拥有 1 亿用户,“目前没有什么比 TikTok 更时髦了”。
伯恩斯坦分析师莫德勒预计,TikTok 将转而使用甲骨文的云计算服务。另一个关键点是,TikTok 也将使甲骨文的数字广告业务和电子商务业务受益。
甲骨文隐私担忧加剧
然而,特朗普政府中的某些人担心,甲骨文的技术合作伙伴关系不足以保护美国用户的数据。周一晚些时候,密苏里州共和党参议员乔希·霍利(Josh Hawley)在致财长姆努钦的一封信中,敦促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拒绝这一合作伙伴关系,称字节跳动不打算放弃控制权,这违反了总统的行政命令。
霍利在信中说:“字节跳动仍然可以寻求将 TikTok、它的代码和算法全部出售给一家美国公司,这样应用程序就可以从头开始重建,以消除任何影响痕迹。或者,考虑到中国法律施加的限制,维护美国人数据安全的唯一可行方法就是在美国有效地禁止 TikTok 应用程序。无论如何,任何正在进行的‘合作伙伴关系’都是完全不可接受的,也完全不符合总统 8 月 6 日的行政命令。”
隐私监管机构表示,另一个问题是,已经收集了如此多美国人数据的甲骨文是否会对自己的隐私构成威胁,特别是对年轻的 TikTok 用户。
数字民主中心(Center For Digital Democratic)执行董事杰弗里·切斯特(Jeffrey Chester)表示:“除非特朗普政府对该交易实施保障措施,否则将 TikTok 交给甲骨文将给美国人的隐私带来重大的新威胁。甲骨文已经汇集了一系列强大的数据公司,这些公司已经收集了我们购物、浏览历史等方面的信息。通过交出 TikTok 收集的数据宝库,甲骨文将能够利用其数据,以便更好地跟踪和瞄准美国消费者。”
此外,切斯特表示,他已经警告联邦贸易委员会和司法部,他认为 TikTok 违反了保护美国 12 岁及以下儿童的隐私法。切斯特说:“如果特朗普政府允许甲骨文运营 TikTok,而不首先遵守儿童数据法,那将是一场悲剧。”
印度的前车之鉴
TikTok 被禁后,将对美国用户产生什么样的影响,这可能从印度的前车之鉴中获得洞察。在 TikTok 被禁两个多月后,印度短视频应用领域正在两条轨道上发展:网红们正在努力重建粉丝群,并弥补收入的下降;而类似的本土应用则在享受用户数量的激增。因此,24 岁的拳击手耶稣·梅塔(Jesse Mehta)正试图为自己找到展示才华的新家,但印度短视频公司将 TikTok 的缺席视为增长的机会。
6 月 29 日,印度政府禁止了包括 TikTok 在内的 59 款中国应用程序,让这款短视频应用程序的 2 亿多用户感到万分沮丧,像梅塔这样的用户收入大幅减少。在加入一份年薪略低于 1 万卢比(约合人民币 928 元)的工作前一个月,梅塔去年 1 月决定制作 TikTok 视频,展示他的拳击天赋。一年后,他有超过 200 万粉丝。到目前为止,这项爱好至少给了他 6 万卢比(约合人民币 5567 元)的月薪。
这位拳击手说:“那些光辉的日子已经结束了,至少目前是这样。过去两个月并不顺利,TikTok 是我的收入来源之一。我也参加在线课程。TikTok 一个月就为我赚取了 6 万多卢比,现在仅勉强达到 2 万卢比。”他会在 TikTok 上进行品牌合作和现场表演,观众可以发送可兑换现金奖励的礼品积分。
梅塔现在正试图在 Instagram 上重建他的粉丝群,到目前为止已经有 1.7 万多名粉丝。虽然包括 Chingari、Roposo、Rizzle 和 Instagram Reels 在内的选择并不缺乏,但许多 TikTok 创作者仍在寻找合适的平台。但在资金开始流入之前,他们将不得不从头开始,并等待很长时间。
TikTok 创作者阿布赫赫克·加格(Abhehek Garg)表示,有很多选择可以创建内容,但在受众覆盖范围和收益方面,没有任何一种选择能与 TikTok 相提并论。实际上,很多人都依赖 TikTok 来维持生计。因此,这是一个巨大的挫折。那个平台的触角是巨大的,作为时尚和旅游博客作者的加格(Garg)在 TikTok 上拥有 100 多万粉丝。他说:“如果加入任何新的平台,我们将不会获得任何金钱上的好处,因为没有品牌关联这些新的账号或新的应用。TikTok 建立得很好,以货币计算,它正在大幅增长。”
尽管印度还有几款与 TikTok 类似的应用程序,但直到禁令颁布后,它们的新用户数量才突然飙升。Roposo 是印度领先的短视频平台,于 2014 年上线。虽然它在谷歌应用商店的下载量已经超过 5000 万次,但在 TikTok 被禁止后的两个月里,又有 4000 万用户下载了这款应用。然而,这家总部位于班加罗尔的社交视频平台并不认为全部功劳都要归功于这项禁令。6 月中旬,这款应用已经在谷歌应用商店社交应用类别中位居榜首。
Rizzle 于 2019 年 6 月推出,其首席执行官兼联合创始人维迪亚·纳拉亚南(Vidya Narayanan)也认为,这款应用广受欢迎的不是 TikTok 禁令,而是创作者的内容,他们不断创造新的纪录,并激励新的创作者加入部落。在 Rizzle 上,发现每个创建者个人资料上都有数百甚至数千个视频,这在 Rizzle 上并不少见。很多人甚至在 Instagram 和 Facebook 上开设了粉丝页面。
自从这款广受欢迎的应用被禁止以来,许多影响力巨大的网红都加入了 Roposo,包括 Khushi Punjaban,她在被禁应用上的喜剧和舞蹈视频拥有超过 1800 万粉丝;模特 Neetu Bisht 拥有近 700 万粉丝,厨师 Rashika Punjabi 则拥有 280 万粉丝。此外,印度大师厨师决赛选手 Geetha Sridhar 拥有 100 多万粉丝,拥有 100 万粉丝的 This is Sumesh’ (漫画短视频),则选择加入了 Rizzle。
Chingari 创始人萨米特·戈什(Sumit Ghosh)认为,TikTok 顶尖创作者的分散迁移是短视频公司共存甚至共同成长的机会。他说:TikTok 禁令创造了一种淘金热,数百家科技初创公司正争先恐后地进入这个领域。在这个空间里,我们相信可以有多个参与者,他们可以共存。无论如何,我们的计划是与TikTok 共存并成长,所以我认为差异化的因素将是内容类型。”
Chingari 应用程序于 2018 年 11 月推出,目前注册了 230 万日活跃用户。戈什补充说,Chingari 的重点是建立微创作者,而不是追逐网红或 TikTok 明星。
不过,选择的多种多样也可能是一个问题。心理健康专家高拉夫·贾恩(Gaurav Jain)表示,TikTok 禁令后,他的收入大幅减少。他认为,多个平台的可用性是他在 TikTok 上粉丝群分裂的一个原因,这可能会导致其迟迟无法聚集更多粉丝。
他说:“我认为自从 TikTok 禁令以来,粉丝已经分散到很多不同的平台上。如果我在 TikTok 上有 100 万粉丝,可能有两千人在使用 Roposo,另有一万人可能在使用 Takatak。创作者将不得不在某种程度上重建他们的粉丝群。有些人可能会通过脸认出你,但我不认为确切 100 万粉丝会在另一个平台上回到我身边。”
文章来源于互联网:甲骨文交易引用户担忧 TikTok还能像原来那样有吸引力吗?

发表评论

普人特福的博客cnzz&51la for wordpress,cnzz for wordpress,51la for wordpress